他是上海首屈一指的制琴师

他是上海首屈一指的制琴师。这次他挑选了一棵小叶紫檀树花了两年时间亲自打造了一把筝。奏出的琴声浑厚悠扬,他满意的笑了,起身离去。忽然一阵光亮,他突然无法动弹,磁性的男音从身后响起「把我从一棵树变成这样,现在玩弄过了就要走?」他转头身后黑袍银发的男子正暧昧的看着他@世界马勒戈壁的末日

赞 (17)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