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蝎子

我是一只躲藏在黑暗中的蝎子,总是高高的举起随时都会喷射毒液的尾针,狂暴而残忍,因为丑陋遭受世界的厌恶,也因为点点价值被赶尽杀绝。只是,不知道那些可以整日浸泡在阳光中的物种,能不能理解黑暗中我们对光明的渴望。

自古,便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族长总是跟我们说,那是我们能够活下来的唯一的一条路,在光明与生存之间的选择。

我从未被阳光照耀过,我出生在黑暗中,生长在黑暗中,我捕捉那些微不足道的小虫,让自己活下去,我有很多兄弟姐妹,我们彼此是彼此的依靠,我们在沉默中匍匐在黑暗的脚下。但是,他们从来也不曾懂得我生来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我羡慕光明赐予那些幸运物种的漂亮的肤色,嫉妒他们的微笑,像阳光一样,给予我最致命的吸引,我越来越渴望,也越来越焦躁,我甚至冲族长挥舞我那并不强壮的钳子,族长只是淡漠的看着我,然后转身,叹息。

我不再捕食,终日一动不动的伏在潮湿的巢穴中,我开始消瘦,我的盔甲也失去了光泽,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明白我的渴望,他们什么也不说,只是把新鲜的虫子放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想吐,我开始讨厌虫子,甚至讨厌大家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唯独那种渴望,支撑着我的全部。

那天,当暮色被太阳驱散,我静静的爬出巢穴,伏在一片滚动着露珠的落叶上,不理同伴们四下的逃散。

我成为另类,我沾染了罪恶,我快要死了吧,我贪婪的伸展身体,企图截住每一屡争相逃逸的阳光,那是一种令人陶醉的温度,我放松了尾针,脑海中一片混沌,如果我可以形容,那应该是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暖暖的,柔软了我坚硬的盔甲,是的,那时的我很幸福。那也是我第一次对前辈们的选择产生质疑,为什么不是光明呢?此时此刻,我宁愿自己死掉,来换取这醉人的温度。

但是,最后的最后,我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我不该自私的追逐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我失去了我的家族,一群人类,闯进了我们的地盘,带着陌生而令人颤栗的血腥味,沾染了我最爱的光明,也带走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留恋与柔情。

是我,暴露了我们的世界,我该死。

在我失去理智的冲向一个人类的时候,猛地,我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分不清是心脏,还是哪里,又或者是全部,总之,很疼,我最坚硬的盔甲,破碎了,此时此刻的我该有多么狼狈,我亲手毁了我的骄傲。

我的眼珠蒙蔽在一片血光之中,迷茫中 ,我看向族长,族长的尾巴被捏住,以一种滑稽的姿态俯视着我,它没有挣扎,只是那样淡淡的看着我。

“你后悔么?”

“我很抱歉,族长……”

我缓慢的伸展一下破碎的身体,我死在我最爱的光明中,熟悉而陌生的温度。

感谢 阿拉斯加的女巫 的投稿~

赞 (3)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