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不负良辰美眷,似水流年

“则不负良辰美眷,似水流年。”咿呀小调,二月红抬胳膊,脚下生花。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直摆手,“老啦,连步子都走不好了!”张启山笑眯眯,“谁说的,二爷风姿依旧,不减当年。”二月红瞥他,叹,“现在的孩子哪儿还听戏,也就我们这群老东西听了。”张启山揽过他,笑,“只我听你唱便是。”@忘书留白

赞 (2)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