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让身体里的血流走,会是最美的死法

2009.11.2的日记里写道:我觉得,让身体里的血流走,会是最美的死法。可后来就改变主意了,觉得最美丽的死法会是在雪地里冻死。脸上的血色依然保留,而身体的温度一点点流走。这样的容貌可以保持许多天,直到被人发现躺在洁净的雪里,仍然是那样美的。@刘小黛

赞 (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