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路

天,阴冷潮湿,不大不小的雨正淅淅沥沥地下着。汽车,沉重地趴在路面上像个死猪,一辆接一辆,蜿蜒数里。
  “真他妈倒霉!”朴青咕噜着,右手重重地往方向盘砸去,一声刺耳的鸣笛,把自己吓了一跳。
  去火车站接人,其实朴青不需要走这条路的,路小车多人还扎成堆,不堵车才怪!
  朴青开车也有年头了。刚开始,朴青开的士,车技好,路况熟,接上客人一哧遛比兔子跑得还快,顺顺当当就能把客人送到指定地点。朴青很满意、很陶醉……
  “嘀”长长的喇叭声打断了朴青的思绪,红灯跳转绿色,前面的车已驶离他有些距离了。不过还没等他油门加起来,车只好再次在红灯前杵了下来,朴青懊脑地捶了下方向盘。
  今天怎么了,鬼使神差地把车开到了这条路,被堵成这样,估计又要挨厉主任的批评了。今天厉主任出远门坐动车刚回来,临行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要准时接站。其实,讲“批评”不对,厉主任脾气好,说话总是慢条斯理、温和细语,对犯错的同志,他也是不厌其烦地立足小事讲大道理。
  一阵冷风吹进来,朴青不禁打了个冷战,赶紧把车窗关闭。刚给厉主任当专职驾驶员不久,朴青就接受了一次思想教育。
  记得那次去物流公司,路径其实很简单,出了单位往西一路前行2、3公里后,左拐再直行1公里即到。结果那天,朴青一出单位大门,方向盘一打,顺溜地往东拐上了二环高架桥。厉主任发现不对已来不及,忙问:“小胡,你这是要去哪?”“物流公司呀!”“那为何往东?”“没错,能到!”朴青肯定地说。厉主任无语,只好任由朴青开车,到达物流公司整整晚了半个多小时。回单位后,厉主任和气地问朴青是不是路痴,朴青说不是,厉主任就那你为什么开车总忘路呢,忘路误事啊,开车尤如人生,忘了路就会走错路,没有前途还可能毁掉一生的……。谈话弄得朴青云里雾里、头晕脑涨,叽歪一声:没用心我承认,开个车都能与人生扯上关系,扯淡!现代社会谁喜欢老惦记一个事?不都喜欢忘记吗?昨天大家还大谈某某劈腿,今天就在谈某某插刀,明天也许就是某某被敲,谁会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呢……
  “嘀”朴青的思绪再次被讨厌的喇叭声打断,手在方向盘上抻了抻,狠踩油门迎着绿灯一头窜了出去。
  不过说到忘路,朴青倒也承认自己的确有点马大哈。那次,厉主任要去云霭山庄接待客人。去云霭山庄的路上,厉主任一直瞪大眼睛帮忙着指路,朴青几次请他安心,厉主任还是坚持左拐、右拐地指挥。接待完客人后,厉主任醉眼蒙胧地坐上车,满意地闭上眼,回味着晚上接待的圆满。不知过了多久,厉主任突然惊醒,问道:“小胡,到了吗?”“呃……快了……”朴青含糊地回答说。厉主任酒醒了大半,半躺的身子攸地坐了起来,迷蒙的眼睛在窗外寻找着熟悉的街景。五一广场?五一广场!“小胡,知道我住哪吗?”“主任,您的家在六一广场。”“可这是五一广场呀!”“不好意思,下山时看你睡着了,想让你多睡会儿,就多拐了两个路口,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朴青盯着前方,紧抓着方向盘往前冲去……
  可能是雨小了点、路宽了些的原因,车一路顺畅。又是一个路口,绿灯一直亮着,按这个速度顺顺当当过马路没问题。朴青扬了扬嘴角,惬意在摸着方向盘,很满意这种开车的感觉。
  “我的路,我作主。”车欢快地踩着点飞过停车线,红灯瞬间亮了起来,朴青暗自得意,正要加速往前开,却不自觉地轻点了下刹车,在十字路口中心猛地把方向盘往右打去……

感谢 梦里水寨 的投稿~

赞 (3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