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前,她如往常一样,身体微微前倾

病床前,她如往常一样,身体微微前倾,期待着看着他安静的侧脸,伸出食指轻轻勾了勾他毫无反应的手指。“三年了,你要是再不起来,我真的要嫁人了,不是吓唬你哦……”发呆良久,感到自己指尖那端仍是毫无反应的她猛然惊醒。那一瞬间,有失落,有茫然,更多的是挣扎和不舍。终于,她起身,慢慢离开病房,决定听从父母的安排和另一个人开始新的生活。

直到确定她离开,他才敢让身体放松下来,却一点也不想睁眼,实际上,他是再也不想睁眼了。病房门锁的声音就像一把将他灵魂磨灭的钢锉,“要是我没有醒过来该多好,这样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知道,没有负担,也不会难过”他看了一眼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自嘲地笑了笑,“唉,居然每天都来,这才刚醒过来十几天,再这么继续装下去,我说不定哪天就被你说动了……居然能让我赢你一回,真难得,虽然欠了医生护士一大堆人情,但也值了”动了动僵硬的手指,似乎还能感受到她指尖的温度,他将她摸过的那只手放到眼前看了又看,终于还是捂着脸哭了出来。

感谢 江醉晨心 的投稿~

赞 (102)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