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指甲

文/孙怀军

认识她,在那次做义工的时候。她给孤儿院的孩子们洗衣服,摘菜做饭,给残疾男孩喂饭,陪他们玩耍做游戏。那个脑瘫儿却喜欢她的粉指甲,用脏兮兮的小手抚摸着,嘴里说着听不懂的咿咿呀呀的话。

她的指甲粉的像霞,好像双手在霞光里浸染过一样,更像十枚杏花瓣贴在了十个手指指甲上。我说,初次见面,握个手吧。她大方地回答,好呀。你的手不仅好看,还柔软,有温度。她只是笑了笑。

我劝她说,这么美的指甲,别弄脏了。她说,没事呀,很好清洗,做一次很便宜的。不过你很有眼光,好多人夸我粉指甲很适合我和我的手,我也感觉很漂亮。

同行的朋友问我,你握她的手了。我说,是呀,怎么了?朋友说,你不知道,那年,她单位领导喜欢她漂亮的粉指甲,叫她去办公室,摸了她的手,被她用粉指甲挠了脸,至今领导脸上还有五条粉色的伤痕,无法消退。

再次见到她,腆着大肚子。她说,我结婚了,做准妈妈了,都六个多月了。我说,恭喜你呀。临别时候礼貌地握手,没有了粉色的指甲了,右手指尖光秃秃的。

她说,没有吓到你吧。我从小先天性没有指甲,是不是很难看?不过,听说指甲油有毒性,做美指甲对宝宝不好,为了孩子,爱美变成第二了。

赞 (3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