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变

他又独自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打了,至于第几次甚至连他都记不清了,那一帮住校学生总是欺负他,何因?迷茫如他,迷茫如这个世界。
不就是说了“它”几句,不就是指了几下吗?至于吗?他愈想愈加恼怒,不禁摸了摸还在渗血的嘴唇,一股疼痛席卷着冲如脑中。
一阵风从远处肆虐的飞旋着,不一会竟带起漫天黄沙,很快便使这座城市弥漫在一片黄雾之中,朦朦胧胧,似真似幻。雾气翻涌间,飞沙走石间,即如有生命一般,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连近处的灯火都泯灭了。一丝丝寒意漫上心头,真冷呵。
他躲入小巷中,渴望得到些许慰籍,但连那风速都与此陡然加快。
上天再一次用他的伟力创造了这一切,殷红落日,风卷黄沙,以及那身处黄金中的城市,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如此的苍白。每一场风,以至于每一颗沙粒,都如夹杂着无数根尖锐的针,仿佛刺穿他,是它们的根本目的似的。他倍感无力,自己如此渺小。他想呐喊,喊出生活痛苦;他想持笔,写尽人间不平。可惜他做不到,他害怕,他害怕自己被那些”人”打,害怕….他抱着头,深深的蹲在地上,世界失去了它应有的光彩,失去了本拥有的温暖。
黑暗的校园,冰冷的双眼,麻木的疼痛,在他的脑海中进行着无限死循环。他不想回去,不想听到同学欺负他时,那放荡的笑;不想看到那些龌龊的嘴脸,不想….
他有些恨自己,恨自己的软弱,恨自己一次次的妥协。他感到一种来自于灵魂的撕裂感,一种来自于精神以至于生命之初的疼痛。那是来自于思想的碰撞:热情的淡忘与冷漠的产生;那是来源于精神的交替:诚实的隐去与狡诈的显现。
黄风呼啸着冲向远方,月悬于空,显得格外宁静。街道上,行人渐渐增多,人们若无旁人的从他身边走过。他缓缓的抬起了头,轻拭眼角的”泥“。眼中却早已没了灵动,充斥着与同龄人不符的老道与奸诈。
戏虐的审视着世界,审视着自己。堕落罢了!

感谢 任仕通 的投稿~

赞 (22)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