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榆树

文/孙怀军

看着老榆树身上大红色的叉号,老孙三天没吃没喝,背靠老榆树坐着抽闷烟,嘴里不停地唠叨,该死的拆迁,老榆树这次真的需要挪窝了。
老榆树曾经救过老孙的命,那年干旱,庄稼绝产,唯有老孙家的大榆树枝繁叶茂,老孙娘生了老孙,吃不饱,老孙也饿的哇哇哭,倒是老孙娘吃了榆钱榆叶烙的饼子,有了奶水。
老孙对前来买树的人说,老榆树对俺家有恩呢,钱多少没有关系,能让老榆树去城里生活,对老榆树来说,也是好事,但你们要让俺知道,老榆树新家安在哪儿。
老孙起初教训儿子的方式,就是扯下一根老榆树的枝条暴打,打出一道一道的血印子。如今,老孙每次都吼道,你要是俺老孙的儿子,你要是孝敬,就好好学习,给老子考上大学,到城里上班,照顾咱家的那颗老榆树。
老榆树走了,就像当年老娘走了一样,老孙心里空落落的,一个大老爷们怕人家笑话,独自来到老娘的坟前,嗷嗷地哭,嗓子都哑了,流了不少泪。
村里老少爷们都说,老孙孩子争气。老孙却说,都是那颗老榆树保佑,儿子真的考上了大学,分配进了城,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样,单位恰巧就在老榆树的旁边。
老孙现在每次进城,都理直气壮,像下地干活一样自然,不把自己当外人。老孙说,老榆树和儿子都在城里,你们说,城里不就是俺老孙的家吗。
老孙的儿子给老孙生了孙子之后,老孙就搬到了城里居住。抱着孙子坐在老榆树下,一遍遍告诉孙子,这颗老榆树是咱老孙家的,咱老榆树在城里,咱老孙家子子孙孙都要住在城里。

感谢 荒野的石头 的投稿~

赞 (2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