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送我的红豆原来会腐朽,可惜从没人告诉我

你送我的红豆原来会腐朽,可惜从没人告诉我

“公子,苏姑娘在宿处等您。”管家模样的老人恭敬言道。
黎烨翻动书页的指僵了僵,剑眉轻蹙,半晌,终是叹道:“罢了,便去见她最后一次吧!”
别致清幽的庭院,他叩门后举步向里走去。
她坐在梳妆台前,细细描眉,见他进来,搁下眉笔,转身问道:“我美吗?”
“自是倾城之色,天下无双。”他望着她,波澜不惊应道。她闻言笑得魅惑倾绝,“那……比起她呢?”“我爱她,与容貌无关。”
“如若我在她之前遇上你,你可会爱上我?”
他怔了怔,放任情绪倾泻,“会。”
“如此,便足以。公子请回吧,公子的吩咐,挽衾自会办妥。”她低眉掩下情绪。
他呆了片刻,终是举步离去。
“公子,苏姑娘离去前交代我将这个交给您。”管家拿出绣嚢递给他。
他打开,绣嚢里放着的,赫然是一粒红豆。他闭眸,默念了一句:挽衾……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又岂会不知,只是,阿念的仇,他不得不报,而要向那高高在上的君王报仇,他不得不借她的手……
听说,新纳入宫的妃嫔与已逝的宠妃容貌相像。
听说,皇上对新入宫的苏妃盛容娇宠,百般呵护。
听说,天子病危,太医院束手无策。
听说,天子驾崩了,而苏妃却踪迹全无。
京城外。
“如今,我已照你吩咐替她报了仇,你也该放我走了。”女子淡漠的态度与先前判若两人。
“挽衾,我……”他张口欲言,却不知从何说起。说皇上横刀夺爱,最后却将阿念折磨至死;说阿念其实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姐;说他自她进宫后每日借酒浇愁不省人事……然而,这些,都是不能说的。
她终究离开了,一袭白衣隐没尽头。
他握了握手中当初她进宫时转托给他的红豆,终究未发一言。
你送我的红豆原来会腐朽,可惜从没人告诉我。

感谢 夕颜、 的投稿~

赞 (2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