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爱又回

文/孙怀军

男人邀请女人来他居住的小县城外看杏花,女人所在的大城市离男人很远,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女人同意了。
男人和女人是初中同学,彼此好感,但是从未说破,没有承诺,甚至没有牵过手。但他保留了好多关于她的东西,比如,她送他的那本英语资料和紫色的毛线手套。

女人大学毕业跟随哥哥和全家去了大城市,在那个信息非常不发达的年代,他们邮寄给对方的信件,没有任何回应。
那天,男人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外地电话,对方问,知道我是谁吗?男人立刻喊出了女人的名字。男人说,三十多年了,除了你,还有谁会记得?女人也感动的流泪。

女人来的正是时候,毕竟,杏花的花期很短,四月初,杏花正艳,他们一起聊的亲切,大多都是回忆,像粉红色的杏花。
男人问,你什么时候走?能多住几天吗?女人说,我不走了,老伴前几年去世了,女儿远嫁美国,我终于又遇到你了,都老了,我也想叶落归根了。

男人又要开口,女人说,我知道,你老伴也走了,是不是担心儿子反对,难道你没有后悔年轻时候的错过。
男人露出了笑容,拿出手机递给女人看短信,老爸,我感觉阿姨不错,把握好机会吧,加油。
男人说,我是故意带你来这个饭店吃饭的,迎接我们的老板,就是我儿子。(505字)

感谢 荒野的石头 的投稿~

赞 (42)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