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夜晚,总是那样的迷人

乡村的夜晚,总是那样的迷人,浩渺的天穹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悬天空,淡淡的星月光使山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此时的她,依旧像往日一样,不知不觉来到了小河边。她在一棵树下,来回不停的踱着步子,习惯性的向村外的小径眺望,期盼着三哥的出现,但她知道,这一切都只能是幻觉了。夜色小河边的花草,不经意间,勾起她往日甜蜜的回忆。这里曾留下了她和三哥共渡的美好时光。不知何时,她的泪水早已溢满了脸庞,多年来酸楚的往事,让她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三十年前,十八岁的她出生在在一个偏僻的山村,然而,青山秀水沐浴出她山花般的美丽,修长的身材,欣长的脖颈,一身碎花布衣,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苗条好看的身材。出生在乡村农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自然,有媒婆上门说亲,但最后还是父母为她选择了一家认为是农村中的殷实人家,定下了婚约。谁知婚后才知道,所谓的殷实之家,都是从左邻右舍,东拼西凑借来的,以撑门面。丈夫原来是一嗜酒如命的酒鬼,醉酒后,她就成了他的出气筒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常常是伤痕累累,欲哭无泪。艰难的日子就这样煎熬着,有一天的早晨,乡邻们突然,听到了她的哭声,原来醉鬼的他,在一个寒冷的冬夜,由于酗酒过量,结果魂灵天堂,听到她凄凉的哭声,乡亲们也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在此后的日子里,她一个人拉扯着孩子,艰难地度着日月。正是由于三哥的归来,打破了往日的平静。他们两家是邻居,三哥是个从外面回来,见过大世面的人。据说,三哥年轻时,由于家庭贫穷连老婆也没讨上。他不甘心过穷日子,决定到外面去闯荡。这些年,也赚下了一些钱,可他依然是孑然一身。他常常给她讲一些城市里发生的故事,让她听得入迷,她家的力气活,他也总是热情相帮,包括家里的农田。由于三哥的无私相助,她也渐渐地忘却了心中的伤痛,嘴角时常漾出笑容。渐渐地她对三哥萌生了情感,那个不敢想的“爱”字常常占据了心扉,因为自己拖带着孩子。可是有一天,三哥照例来她家帮做农活,当她为山哥擦拭着满脸的汗水时,三哥突然动情地抓住她的手说:“我想让你做我的女人,和我生活在一起吧!我会把你的孩子当作亲生的。”那一刻,她留下了幸福的眼泪。然而,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们俩的事,背后早已被村里人嘀嘀咕咕﹑指指点点,甚至是指责。想到这些,她的泪水,早已无奈地痛苦地流淌着。那天,三哥要返回他打工的城市,她依依不舍地来送他,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怎样想向三哥诉说,就这样,她在他的后面走着。突然三哥转身拥住她说:“我爱你,这辈子我会等你的!”说完,他走了。她含着满眼的泪水望着三哥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山路的尽头……

感谢 余仁贵 的投稿~

赞 (6)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