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叫小雪的女孩,从草原上一顶孤零零的破旧帐篷里钻出来

一个名叫小雪的女孩,从草原上一顶孤零零的破旧帐篷里钻出来,此刻,东方的天空,刚刚露出了鱼肚白色,灰黑色的天幕,依然恋恋不舍地,笼罩着萧索的充满寒意的大地。

小雪是牧民的女儿,她每天都要早早地起来,照顾一群奶牛、绵羊,整理打扫厩院,挤奶,做饭,总之,这个家的所有大大小小事情,都得她一个人干。她的父母,早早去世了,据说是一种传染病——幸运的是,这种病只危害成年人——留下一老一小。她只有16岁,奶奶接近80岁,可怜的奶奶已经失明,失语,失聪,只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了。

转眼好几年过去了。

总之,奶奶更加衰老了,已经气息奄奄,像一只在风中摇曳的随时会熄灭的蜡烛。小雪本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但劳累的生活重担,以及风刀霜剑的折磨,损害了她美丽的容颜,压弯了她苗条的身躯,加速了她的生命进程,她,如其说是一朵美丽的玫瑰花,不如说更像是一棵沙漠中挣扎的芨芨草。恕我不敬,如此描述这位不幸的姑娘。

这一天,命运的转机终于来了——外星人来了。

客人如何来的,她并不知道,她只低头挤奶。当她抬起头,突然发现一个很帅气,很和蔼的小伙子,站在自己面前。

她吃了一惊,惶恐地问:“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我是外星人,你是小雪吧,你的好运气来了。”

“你的话——什么意思?我不懂。”

“是这样。你听我讲。”小伙子说:“需要点时间,我可以坐下说吗?”

小雪看看周围,顺手拉过一个草编的筐,扣过来,说:“坐这个,可以吗?”

“可以啊。”外星人笑了。

外星人青年小伙子(以下简称外青)告诉他,他们是银河系中心的外星人,正在执行一项“拯救地球人”的星际慈善计划,这个计划的要点就是,在地球上寻找一个义人,然后带着他(或者她)离开地球,从而留下地球人的优秀基因,以免在地球毁灭时玉石俱焚。这个计划,已经悄悄进行了很多年了(地球上传说的飞碟出没,实际上就是他们来访的蛛丝马迹)。外青说,这个计划难啊,偌大一个地球,几十亿的人口,竟然找不到一个基因完美的义人,有些人看似义人,但认真一考察,发现不过是戴着义人假面具的恶人。

“现在结论已经有了,你就是地球上唯一可以存留的义人,我们观察你很久很久了,你的内心善良、纯洁,可谓洁白如雪,纯净如玉。我今天就是来带你走的。你的苦难结束了,从今之后,你将和我们,就是你们所谓的“神仙”一起,生活在幸福美丽的的乐园中。”

“你的意思,地球即将毁灭?”

“是的。”外青点点头,“当然,毁灭的时间,还没有最后确定,但时间不会太久了,这个地球,已经千疮百孔,病入膏肓了。”

“那,我慈爱的奶奶呢?还有,我的羊,牛,牧羊犬,也要一起毁灭?”

“是的。”外青肯定的点点头。

小雪感到伤心极了,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哽咽不止。

“我不能撇下他们,自己逃命。”小雪抬起头,对外青说,语调虽然不高,但语气却明确而坚定。

“你今天必须走,因为程序已经启动,否则你就走不成了,这样吧,我留下来,替你照顾奶奶和牛羊,还有这只牧羊犬,一直到地球毁灭的那一天,如果他们能活到那一天的话。”

“那你留在这儿,不是也很危险吗?”

“是有危险。但我觉得有意义。“外青恳切地说:“小雪,你要记住,你是地球几十亿人的唯一幸存者,地球人亿万年进化的优良基因,能否在宇宙中传承下去,完全系于你的一身了,意义非常重大啊,你将载入地球史册和宇宙史册,你是伟大的人。你如果再不走,就不但对不起包括你的奶奶,也对不起亿万地球人,也对不起我这个做出牺牲的外星人了。”

小雪有些动摇了,“形势有这么严重吗?”

“是的,我说的,一点都不过分。”

“既然这样,那我就走吧。”小雪沉思了一阵,做出了决定。

外青领着小雪,来到一个闪闪发光的飞碟面前,沿着扶梯爬上去,到了打开的飞碟门口,外青说:“小雪。进去吧,里面有人会接待你的,我要回去照顾你的家了,祝你永远幸福快乐!再见!”

说时迟那时快,小雪刚迈进舱门,立刻回头拉住了外青的胳膊,把他一下子拖进了飞碟里,然后迈出舱门,沿着扶梯快步走了下来。

“小雪,回来——”外青大喊起来。

“对不起,我觉得,还是我留下来好。”

小雪对外青招招手,然后转过身,向着草原上那顶孤零零的破旧帐篷,飞快地跑去。

【魏世杰原创微小说】

感谢 魏世杰 的投稿~

赞 (6)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