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来了

清晨时分,雨过天晴,朝阳初升。小明睁开眼睛,发现母亲不在身边,客厅里却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声音,似北风呼啸。
小明是一个不满3岁的男孩子,活泼可爱。
父母亲都是科学家,专门研究“黑洞”的。
黑洞是什么物件?简单说,黑洞是科学家的一种预言,他们说,当发光的恒星——太阳就是恒星——燃料耗尽,如果质量特别大,就会坍缩为一个黑洞。这就像一支蜡烛烧尽了,变成了灰烬。
灰烬不可怕,但黑洞却很可怕。它能像吸尘器一样,把周围的物质吸进“肚子”里去。一旦吸进去,就消失不见了,“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更可怕的是,黑洞的胃口大得很,地球够大吧,太阳够大吧,黑洞把它们吞进去,也就秒秒钟的事。
你也许会想,这么大的星球,都能吞进去,黑洞的“肚子”一定很大吧?错了,错得厉害,黑洞的体积,小的可怜,和针尖差不多大,可能还要小,它就是一个几何上的“点”,没有什么体积。
这怎么可能呢?
千万不要大惊小怪,偌大的宇宙间,没有不可能的事。
有一天早晨,就有一个微型“黑洞”,光临了小明的家。
第一个发现黑洞来临的,是小明的爸爸老岳。他正在盥洗间刷牙,突然,牙刷被一只无形的手“夺”走了,接着,牙膏,杯子,毛巾,洗漱间所有能够能够移动的东西,都飞起来,朝着空中的一个“点”飞去,到达那个“点”后,便消失不见。
“糟了,黑洞来了!”毕竟是研究黑洞的老手,老岳立马做出了判断,大喊了一声。
俗话说,烧香会引出鬼来,研究黑洞,研究得入魔了,黑洞就被招来了,难道这也是规律?说不清楚。
他的妻子——小明的妈妈琴——听到了丈夫的喊叫,从厨房走出来。
这时,黑洞已经移动到客厅了,正在“吞噬”客厅里的各种物件,茶几,沙发,盆花,书籍、电脑、书架,鞋,衣物,总之,一切的一切,都纷纷飞起来,向着那个无形的“点”飞去。黑洞是看不到,摸不着的,我们只能从它吞噬的过程,间接察觉到它的存在,转瞬间,装饰华丽的一间客厅,变得空空如也。
吞完了东西,开始吞人了。
琴感到一种强大的力量正在拉着她,向那个“点”移动。
“快蹲下,抓住暖气管子!”岳在大喊。
两人都俯在墙角,用力抓着一根暖气管子——厅内这是唯一未被吸走的东西了——和那无形的力抗争着。
“怎么办?还有孩子——”琴脸色苍白,惊恐地望着岳。女人在危急的时候,总是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的,这也是规律吧。
“听我的。”岳说:“据我研究,黑洞的吞噬过程,是有一定顺序的,质量大的在前。我的质量比你大,并且,它在吞噬完一个物体后,会有几秒钟的间歇,你利用这几秒钟,冲进卧室,带着小明,从后窗户跳出去!”
“那你呢?”琴说。
“别管我了。”
女人的眼里,立刻闪着泪光。
岳松开了抓着暖气管子的双手,主动地向“黑洞”移动。琴冲进了卧室。
琴回头看时,岳的身体已经离开了地面,由垂直变为水平,向黑洞“飘”去,先是头部,接着双肩,上身,两腿,依次消失不见。
琴的泪水滚滚而下。
事不宜迟,很快地,琴和儿子小明从后窗跳了下来,窗外是花园,他们踏着花园的草地,向远处奔跑。但已经晚了。黑洞也跟随他们,从后窗“飘”了出来,花园的花花草草,被连根拔起,呼啸着,奔向那个看不见的“无底洞”。
琴惊恐极了。
她环顾四周,发现花园中,有一个矗立地面的消防栓,急中生智,脱下外衣,把小明捆绑在消防栓上,然后从另一个方向,迎着黑洞走去。显然,她想利用自己的引力,改变黑洞的运动方向。
就在这时,小明大哭起来,发出了一声让琴撕心裂肺的喊叫。
“妈妈,别离开我,我怕——”
琴犹豫了一下,回到了小明身边。
女人,往往看重感情,关键时刻,不能当机立断,心不够硬,这也是规律吧。
她把他抱在怀里,安慰他:“别哭,孩子,别怕,妈妈不会离开你,永远。”
转瞬间,母子都消逝不见了。

【魏世杰原创微小说】

感谢 魏世杰 的投稿~

赞 (13)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