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孤女,街头流浪,人人都称她叫花子

她是孤女,街头流浪,人人都称她叫花子。
他是小偷,四海为家,江湖人称妙手神偷。
初遇她时,本应是一袭白衣却染成了灰色,那稚嫩的脸上满是对世人的恐惧,蜷缩在街头的角落里。
他从小便在江湖上混,劫富济贫成为了习惯,每次都会给她一些银两。他只要出现在街上,她必定远远地跟着,对这个约莫22岁的男人充满了好感。
她虽然才14岁,自然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要他需要什么帮助,她一定在所不惜。
他闪身就消失在原地,急的她直跺脚,那眼神分明充满失望,她就坐在那棵树下,一直等到天黑。
“喂!小丫头,,你究竟要坐多久?”头顶传来一阵声音,她匆忙的站了起来,只见他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恩公……”她胆怯的小声叫道,那样子分明是害怕。
“别这么叫我,你跟踪我这么久,有什么事?”他靠在树旁,紫色的衣裳衬得整个人看起来邪魅不少。
“我……想报恩。”她两根青葱玉指绞着衣服边,仿佛做错了的小孩。
“报恩倒不用了,我很善良的。”他温润一笑,摸了摸她的头。
她不语,盯着他,眸中有着晶莹剔透的珍珠般,一颗一颗的往下掉,整个人的肩膀都在微微地颤动着,脸上的灰被泪水渲染成一体,跟个小花猫一样。
“喂!你别哭啊,哎,女人真是麻烦,罢了罢了,你以后跟着我吧。”他无奈的拉着她的手,回了自己的住处。
几日的相处,她慢慢地开朗起来,也跟着他一起劫富济贫。
“舅舅,我想吃那个。”她扯着他的衣角,楚楚可怜的望着糖葫芦。
“…….”随后他扛着一个插满了糖葫芦的柱子回来。
他想:自家就这么一个宝贝侄女般的孩子,能不多宠着点吗?
“舅舅!你猜我偷到了什么?”她笑着将手背在后面,弯腰看着正在练字的他。
“钱?还是包子?”
“都不是哦,你看~”她将手中之物拿给他看,顿时那副字就毁于一旦了。
她笑眯眯的像只猫咪,慵懒的看着他,手中拿的是院子里二叔的腰带。
“……”他二话不说,就冲出出去了,跑到所谓二叔的房间。
“说!你对我家侄女干啥了!”
“师兄!咱家小宝贝趁我不备把我腰带解了,还好小的有备用的腰带。”
“……”他满脸黑线,回了房间,正好看到要逃跑的某人。
“顾小凉!!!”他用胳膊夹住她便会儿来房间,然后传来打屁股的声音,接着整个下午院子里的人听了一百遍的
“舅舅我错了”
“舅舅~今天天气好,我们出去玩吧。”她扯着他的胳膊,央求的眼神,让他不禁心软。
“唔,好吧,就陪你出去玩一会。”随后,他陪着她在包子店坐了一下午…..
“顾小凉!下次别想我陪你出来!”
“哎哎,顾凉!你等等我啊…..啊不…..是舅舅你等我啊!!”她迈着小腿追了上去,没错,她家傲娇舅舅就是叫顾凉,所以她的名字起的好随便,变成了顾小凉。
那日阳光真好,某少女随着自家舅舅到处偷,遇到江湖各种前辈,某女各种卖萌,然后江湖多了一名萌女神偷。
“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他嘱咐着,跳下了房顶,进去开始搜刮着宝贝。
只是在某女打盹时,忘记了盯梢了,让一名女子进去了,那女子柳眉杏目,肤似凝脂,朱唇皓齿,简直美极了。
“公子,奴家这厢有礼了。”他看呆了,他知道这是一个官员包二奶的地方,却不知是这青楼女子,等等….好像忘了什么,劳资在偷东西,那小混蛋怎么看的门!
“呵呵…..”她醒来看到一名女子看望着小舅舅流口水一样,而他舅舅居然不反抗!
说好的偷东西呢!她立马跳了下去,把屋里两人吓了一跳。
“啊!你是谁?公子救命啊。”说着拉着他的手,身子往怀里钻。
“喂!你放开他!”
“公子我怕…”
“怕你个鬼!你看不出我们是偷东西的!”某男不禁扶额,这蠢货谁家的,赶紧领走吧。
“呃…..”他只得伸手打晕那名女子,拉着她就走了。
后来大院的人只能看到这幅情景,一个男子百般讨好,笑脸都能开花了。
“小凉~乖,吃一个包子?”
“哼。”
“真的不吃?”
“哼。”她坐在那里就是不理他。
“那好吧,那舅舅吃了?”
“……..”这状态保持了好久的时间,最后他拿出杀手锏,给了她来两个包子便妥协了~一年复一年,她18岁了,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可以嫁人为妻了。
他不禁头疼,他有点舍不得啊。“
咳咳,师兄啊,你家侄女年芳几何?可有亲事?”老二一副月老模样,蹭到他身边。
“老二?最近很闲?城南有一单生意,你去吧,我都跟师父说好了。”
于是某人捂脸抛开,他家师兄太护短。
“舅舅~今天隔壁少侠约我出去玩,我能出去吗?”她换上了一身粉嫩的罗裙,正好配她的娇小可爱。
“嗯?隔壁少侠?哦,记起来,他刚才来过说是要出去一趟,跟你说不能去了。”他装作很认真的样子,连自己都要相信了。
“这样啊!太没信用了!”
“嗯,小凉以后还是跟舅舅玩吧。”他在她背后得逞的一笑。到了元宵节那天,她拉着他去了河边看花灯,吃元宵,必不可少还有肉包子!玩的正起兴的时候,天空突然绽放出烟花,霸占了整个天空。
“哇。”她正在惊呼着天空的美丽,殊不知某人已经深情脉脉的看着她了。
“凉儿,你愿意永远和舅舅在一起吗?”她刚要说出什么,只见他憋不住的一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开玩笑的。”
“就知道舅舅骗我。”满眼的失望跃然而上。
“不过我上一句是假的。”
“啊?”她处于呆滞状态。
“你可愿随我浪迹天涯?”
“哼,勉为其难答应你好了。”她和他在满是烟花的星空下相拥。
另一头—-“师兄成功没?”
“不知道啊,好累啊,可以不点这烟花了吗?”
“你们别想偷懒,被大师兄知道的话,有的受了。”只见二师兄在那坚守阵地,训斥着师弟们。
“不过,想想以后要管那小女娃叫大师嫂,还要受他们夫妻的折磨…”几人觉的世界好灰暗。
后人说江湖上出了一对夫妻大盗,到处劫富济贫,受尽贫苦人家的爱戴。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

感谢 喜欢多多能支持我一下,谢谢o((≧▽≦o)!!的投稿~

赞 (28)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