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

1
天色黯淡下来,黑夜的棱角倾斜着,将尘埃泻在繁市。我躺在车棚旁的竹林中,仰视着风起云涌,云卷云舒。天空开始飘雪,一朵朵盘旋打转。我闻着泥土的气息,石缝中的泥土被寒风冻得瑟瑟发抖,在竹叶的缝隙中,我看见月亮也只是隔着深厚的纱,与我的眼神接触后又躲到天宫去了。风吹着我的伤口,本应该加速愈合的血小板却随着血浆越流越快了。我的手心感到了一股暖流,原来,我也有温度。就在这,我等待这第一声呼喊,那时我便永远离开人世。一阵铃声传来,十点了。舍友或许熄灯入睡,而我长眠永恒。
我感觉自己飘起来了,离开那个沉重的躯体。如果不是我的灵魂还能散发一点光芒,我将难以看清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我俯下身来抚摸着被坚冰与雪绒覆盖的日益冰冷的躯体,去捡回属于我的回忆。

2
在一片漆黑中,一抹粉嫩缓慢成长着,像是宇宙万颗尘埃中的一粒种子,幻化成玫瑰星云,在混沌的海洋中存在,穿越时空的生命在这片微小的天地里孕育。这幕映景是那么熟悉,我甚至感觉到那片母海都是温暖的。是的,这是我还未出生的事,我在神殿中舒卷,一切平静、安详。时间在之间悄悄流逝。
那是我刚刚出生一个月的时候,各位亲戚都围观逗我,我是一个集合的中心元素。每个人所看到的不仅是一个萌萌的婴孩,还是一个稚嫩的生命,一个被未来的我无视的生命。

3
渐渐地我长大了,开始了幼儿园的生活。
“嘿!快把你的贴画拿来。”
“可是我只有这一个。”
“我不管,我的没了,你快把你的给我。”
“好吧,送给你。”
“送什么啊,你本来就该给我。”
“好吧,送给你。”
“送什么啊,你本来就该给我。”
“哦。”我懵懂地点了点头。

4
“识字一。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学校内传来了朗朗读书声。
“同学们停一下,我来朗读一下范文,让我们大家听听阳末的日记。”
“太阳公公从云层中出来了,揉着惺忪的睡眼。雨姐姐停止了哭泣,你看那天边的彩虹,是小朋友的笑容哩。”
“阳末长大相当作家吗?”
“不,我想开个鲜花店。”那时的我不假思索地说。全班哄堂大笑。虚幻的我站在幼年的身边,很不清楚我当时为什么这样想,郁闷地看着这一切。年轻的心是晨曦中的露水,在我稚嫩的心里荡起涟漪。

5
我推开除夕夜里醉红的铁门,独自在天台上看烟花。寒风吹过,一枚硕大的烟花凌空绽放成一个大圆球。烟花的声音总是深沉的,就在它绽放后千万朵凋零的烟火有形的堕落时也是那么心甘情愿。几颗花星坠入我的斜上方,我惊恐地想要躲掉却违心地抓住了它们。曾经有过的美丽身影,最终在风与霜的抚摸中化为灰烬,曾经有过的温度也随滑落而骤减至零下。看着这在爆竹声中的烟花,我是不是想起了些什么?

6
一团充满无限奋进的气息向我压来,汗水与笔墨混杂在炎炎夏日之中。我默默看着那个曾经坐在教室中攻题的自己。
“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猪么?”
“你想考北大还是考蓝翔?”
“SB。”
一阵阵轻狂的热讽钻进我的耳朵,再也没有出来。我不知道入班以来的退步意味着什么,只是我认为我再也回不到那个挑灯苦读到十二点的中考前的我。那个连梦中都在加班的我,那个于老师同在的我了。那时的我一无所有,生命的概念不再出现。
不想再从这最阴暗的时空里呆下去了。天空划过了几颗流星,我不知道那颗才是属于我的烟花,哪-串才是属于我年轻时曾经疯跑的脚步。烟花的记忆,我忘记了。

7
西天飞来了一匹淡紫色的魔幻飞马,身边带着几颗明灭的光电,像是危在旦夕的星星。
“走吧,你该去将来了。”
我坐这飞马看着越来越小的学校,当飞马用头部戴有银冠绮丽犄角点开黑洞,我便真正离开人间。
真的好冷清,这里没有学校的丁香、玉兰、鸢尾……没有了人间红玫瑰的蜜语,爬山虎的轻吟,栀子的呼唤,蜜蜂的倾诉,绵软的清风与樟树的红叶。也没有家乡麦穗的喧腾,睡莲的呼吸,夜莺的鸣唱。
飞马小心翼翼地走过,不想踩碎一粒沙石,一片泥土,还有隐约可见的萎苨在土地里的水草。两旁石壁中依稀印着海浪侵蚀的印记。土层中有一些亮点吸引着飞马身上的直往下坠,很美。可凡是飞马经过的地方,那仅有的光亮就灭了。
“那是什么?”
“那是星星的种子,当你放弃了生命的时候你的灵魂就会昏暗,种子的光芒也会伴随着你的意志而死亡,这或许是唯一随你意志转移的物质了。”
星星没有了温度,灵道就凉了,人心没有了温度,灵魂就灭了。
“去追寻你的未来吧,你还有最后一丝希望。我是你眼泪的灵兽,一直伴随着你,你是我的宿命,我唯一的主人。”
我逃离了灵道,挤进了一个新的天地,好美。天地间宛如没有界限的澄清镜子,当天空中的云落下,地下的云就会上升最后静止的贴在贴在一起,不动了。一片蓝与白的点缀,却并不冷漠。我站在天地间,一股气流托着我在天地对称轴中行走。
一把匕首从我虚无的手腕盘旋穿过,打破了被凝固的静谧的琉璃之空。天中的地,地中的天,空中的水,水中的空,骤然紧缩。我把捡到的脚印丢掉了,顺着深渊无止境的堕落直到它们擦着火花离开我的视线。这个自由的空间变成了硕大的茧,束缚着我。湖水在咆哮了。它像是一个巨大的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它不能再容忍自己的食物彷徨下去了,它不能再忍耐的等候它的俘虏了。它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饥饿。它好像在表示好久没有找到牺牲品了。一条天河闪着粼光跃进轻快的眼泪,天马飞跃击碎了被凝固的天地。天的外面一片血红。我仿佛看见了家人的痛哭,敌人的奸笑。我的遗照挂在灵车,我的遗体被送往火化场,破碎的玻璃划伤了家人的记忆与幸福,我要重生!可我越是挣扎就越是疼痛。我从那红色的缝隙中钻出,挣扎,疯狂,悲愤……
我终于破茧了,血液染红了夕阳,照耀着我火红的羽赫。夜晚,我血肉模糊着将痛苦埋藏在噩梦的坟墓,立于危楼之上,顶着翻腾的云雾,俯视立交桥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与流动的灯海。

8
灵道泥土中闪起了16颗明星。清水微凉,高高地扬起脑袋,把岸边的水草一同拢入水中。
2016年除夕夜

感谢 崔巧雨 的投稿~

赞 (25)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