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以囚

手抚上冰棺,凉意直透指尖,但对她来说,却不算什么。她的身体早已是尸温,除了靠暖玉来维持,那剩余的便是吸食人血了。

她不记得自己杀过多少人,只记得自己与白骨待在一起由最初的恐惧到现在的依赖。这世上仿佛就只剩下她了。她从未踏出过鬼冢一步。这里便是自己的家,除了这里,她还能去哪儿?

是的,这个世界早就抛弃她了,包括她唯一的亲人—她的师父。他是玖兰的王,是当朝皇帝的十九弟。他权势滔天,恣意妄为,可是她就是喜欢他这一点。

她因他而死。在他的成亲礼上,她永远不会忘了他的鱼肠剑刺穿自己身体的那种痛楚。她彻底醒了,清醒了。但她知道,他是爱他的。

他一直以为她死了,可她却意外地活着。代价却是自己不能踏出鬼冢一步。阳光的直射,会使她的皮肤溃烂,变得很丑,所以她从不踏出鬼冢一步。

直到那天,那个男人来看她了。意外的看着如同活死人一般的她。他心起波澜,或许这就是命吧。
他笑说道:“阿音,随师父回家。”低糜的声音传来,依旧是熟悉的音调。
但她沉沦了,哪怕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如同罂粟一般。即使那是一个美丽的陷阱,可她还是答应了。“好……”
他将她囚禁,终以囚。

她每天与黑暗为伴,她一点也不怕,因为有他。她知道他会护她。虽然他从未来看过她,她只要知道他在就好了。他她知道自己的爱是卑微的,因为自己应该连个人都不算,又凭什么与王府的女主人抗庭呢?她讪讪自嘲。
生命,是如此脆弱,如同琉璃一般。

这一天,终于到来。她因长时间未吸食人血,油尽灯枯,奄奄一息了。她不想告诉他,也无法告诉他。只想静静的离开。

可她好想见他。
在她快要闭眼的刹那,他来了。还是旧模样,一袭黑衣暗金曼珠沙华绣纹。他抱起她,不介意她的冰冷。
——“我来陪你了,外面的事我都全部处理完了,不会再有人打扰我们了。”
“若有来世,我宁愿,我从未…遇见过…这样..你就不会这么狼狈了,我看的..好心痛……”
——“才不要,下一世,我一定要第一个遇见你,许你一生,只有你。”
“好。我答…….”
她的手无力垂下,安详地睡着了。

过了很久,王府的女主人下来寻人。只见两人依偎,一动不动,他,亦自断筋脉而亡。
繁华落幕了,却为何,偏偏留下我一人…….
后记:其实,我并不喜欢你,因为我爱你…….

感谢 染柒&雪夭*熵燏 的投稿~

赞 (35)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