拴一根理智的小草

服装厂的大门口赵强火烧火燎地走来走去,焦急的等待着他二十岁的热恋女朋友王萍。说是今天晚上赶任务加班,怎么也得晚上九点才能下班。现在已经超过十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这些日子赵强每天下班都来接送王萍,虽然服装厂离王萍家不远,不用交通工具走走就到了。赵强感觉时间过的越来越慢,使这位性格急脾气犟的二十二岁的退伍军人赵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

要说赵强小时候就淘气不爱学习,上课书桌里搁的不是蛤蟆就是蛐蛐,有时候还弄来一条土球子蛇,吓的同桌女生哇哇的尖叫。为此事老师没少找赵强的父母,赵强也没少挨揍。就这样高中毕业赵强就被父母送去当兵了,几年复原后父母就托人给儿子介绍了一个对象,是赵强母亲在服装厂同事的女儿叫王萍,比赵强小二岁,个子不高,长的白白净净的一个姑娘。修长的身材把粉红的连衣裙展示的格外好看,鸭蛋脸高鼻梁小嘴,眼睛不大却很好看,一笑默默含情露出两个小酒窝招人喜爱。赵强也是年轻俊大高个,方脸盘大眼睛,就是长的黑了点。没想到俩人一见钟情,经过半年多的恋爱,最终双方的定下终身,准备在秋天结婚。

盼望着,盼望着现在离结婚仅剩一个月,赵强每天屈指算着日子,就等神圣的那一刻。下班的铃声响了,王萍一脸疲惫,但仍然笑盈盈扑向赵强,两个人搂脖抱腰地往家走。此时一楼王萍的家一片漆黑,父母到海南旅游得下一月才能回来,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这时王萍转身要进楼时,赵强一把搂住王萍,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说什么?但饥渴的眼睛告诉了她,那不行!你回去吧,等到我们结婚时才可以住一起的。王萍红着脸说,心里咚咚的跳着,好像跳出了嗓子眼。

外面的月光如水,微风徐徐,赵强握着王萍的手小声的说,下个月咱俩就要结婚了,早住一块与晚住一块不都一样吗?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人了。不行,我们现在还没结婚呢,就不能在一起,这样对我对你都好,要理智啊!你就让我在这住一宿吧,求你了!赵强都快跪下了。王萍被磨的实在没辙了,勉强说,好吧,就这一次啊,你在南室住,我在北室住。

夜深了,王萍不敢入睡,这两个室的屋门锁头坏掉了,还没来得急修上,锁也锁不住啊?这不是长驱直入吗?王萍生怕赵强趁自己睡着了再闯进来,我相信他不会这么不负责任吧?怎么办呢?王萍走到厨房突然看到捆韭菜的草绳子,想到一个办法,在自己的卧室门把手和门框之间系一根理智的小草,如果赵强闯进来对我不菲,这根小草就会被开门时拉断。而且草儿太微细,还不容易让对方发现。一天工作的疲劳让王萍昏昏欲睡。第二天王萍醒来时发现小草还安全的系在门把手和门框上纹丝未动。王萍推开房门走进南室,床上空空没有人,她突然听到厨房有动静,跑到厨房一看,满桌子的饭菜冒着香气,赵强带着围裙朝着她傻笑,萍,早餐做好了,吃吧。王萍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哽咽着说,赵强,谢谢你能理解我……

感谢 早春二月 的投稿~

赞 (8)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