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被爱已是负担

我总以为帝王有心,至少这一辈子是会对一个人有心的,可最后我竟发现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国家动荡,内忧外 患,和谈之宴,莺歌燕舞,你说要我献舞一曲以示诚意,我身着红纱,手附罗带,一曲离怨舞的惊心动魄,你嘴角含笑,语 气随意,只说道:我天朝人才济济,只一女子何苦让贵使如此大动干戈,如若想要送与你便是。你一句话竟断送了我一生的执念,原来在你心里,我亦不过是棋子一颗,狠心如你,决然如你,我还有何好说,我只最后问你一句,你可曾真心待过我?你却答道:真心,谈何真心,孤连心都不曾有过,爱与被爱于孤来说已是负担。青丝如瀑,嫁衣似血,你既无爱,我又何须有情,自此当别离,再也不相识。

感谢 高傲吕公子 的投稿~

赞 (22)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