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蝶坐在窗边,她像一只猫一样安静

滨河06,滨河07,滨河08,在这个破旧的学校里,推开吱呀作响的门,每一间教室里都坐着几十号考生。他们埋头奋笔疾书,挂在掉了白皮的墙上的钟表年代久了,总是断断续续的发出沉重的响声,让人心烦。暖气片上的漆掉的斑斑驳驳,掉了漆的地方是深红色的铁锈,活像干涸了的,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迹。没有人介意这些。即使有人介意,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个学校,它就是这样的。

泪蝶坐在窗边,她像一只猫一样安静,冷漠的望着一样校服,一样短发的学生们。她长得也像一只矫健的猫 ,猫一样圆圆的眼睛,猫一样尖尖的耳朵,小小的嘴巴。她很恬静,只是眼神很冷漠。她与这里格格不入,卷是空白。她看向窗外,窗外的那棵梧桐树长了很久,叶片已经泛黄,打着旋儿缓缓下落,为人生画上了华丽的句号,结束短暂的一生。
她轻放下笔走了出去。她和一个老师模样的女人站在楼道。时间又静止了。过了好久时间的船又开动了,楼道里又回荡起了“咔嚓咔嚓”地钟表声。

像是哑剧。“小猫”圆圆的眼睛中,瞳孔在变细,变细。仿佛要化成一把剑刺向某人似的。利剑出鞘!迸发出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她一把推开她!黑暗中,她向走廊另一头跑去。不顾一切,几乎是逃跑。像鬼在追她一样。她不知道。身后那个美丽的女老师种种向墙跌去。她抱着腹部顺着墙缓缓蹲下,血,漫天遍地的血,顺着大腿,漫出了裙子,流过脚踝,晕散开来,弥漫了她美丽的眼睛,也弥漫了全世界。

呵,她一直向前跑,像困在无边的迷境中的猫。她不知道,也许,真的有一个小人画成了鬼跟着她呢……
她不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顺着本能,她一直向前跑,跑着跑着她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场景,他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小小的她扒在门缝。还是那双圆圆的眼睛,只是充满了惶恐不安,她的爸爸和妈妈这时候就像陌生人一样,面对面站着,不,比陌生的陌生人还要陌生!更像是仇人。形势越来越不可收拾,爸爸想冲出家门,可以向少话的妈妈用一种她所陌生的声音在喊:“把你的女儿领走!把那个死泪蝶领走,去找她的贱妈张琦去吧!这些年我受够了!”她知道了妈妈为什么总是疼姐姐而不疼她。滚烫的泪水顺着她小小的脸颊滑下,接连不断,悲伤成河。她麻木任由推扯,过程怎样,她不知道。可她知道:以后,她只剩下姥姥了。不久,姥姥也死了,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只流浪猫在痛苦的独自生活。很多次,她都不想再活下去了。可是,张琦,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久久不去。呵,是个老师吗?
张琦。你为什么要生下一个不幸的流浪猫来呢!

她到了滨河中学。不知是来寻母还是复仇。
她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她的目的达到了吗?为什么不开心呢?
秋天的夜风总能给人的心灵带来无尽的惬意。尤其是在20楼的楼顶。她想 ,也许落叶归根是最好的结局了。她迈着小猫的步伐,平静的化为蝴蝶,流泪的蝴蝶。她觉得释然。闭上眼睛,她隐约看到了姥姥慈祥的目光……

感谢 guuur 的投稿~

赞 (2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