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天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天。
“我要走了,你知道吗?”
“我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哦,对了!那幅画画好了给你打电话,到时候见面给你。”
“没事,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拜拜!”
“嗯,拜拜!”
我们还是像往常放学时一样挥手说拜拜,
我们不说再见,因为我们都明白,有些认真说过再见的人就再也没见过。

一日心期千劫在,后生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我相信,这句话,该懂的人自然会懂。
我高一的时候认识的他。

记得我和他的第一次交集是,他放在桌子上的咖啡被我打翻了,我当时穿的白色校服,溅了一身。我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他也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四目相对,最后我们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
后来班主任排座位,我们是同桌。
我是一个特别矫情的文艺小少女,有时候还犯傻,犯二,特别是犯文青的时候同学都说我林黛玉附体。但和他同桌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他是“贾宝玉”。

并不是因为林黛玉喜欢贾宝玉,那个时候的我也并不喜欢他,而是因为懂林黛玉的人只有贾宝玉。
我作诗他泼墨,我画图他题字,我笑他明白原因,我哭他知道理由,有时候我话说到一半他就知道后一半是什么,所以后来的两年里我们几乎可以不用语言交流,一个眼神就足矣。
我是一个太容易悲伤的人,但他却是一个从不悲伤的人,我厌恶世界的喧嚣复杂,他却喜欢热闹繁华。明明是这样相反的两个人,却有惊人的默契。

我时常会暗自庆幸,遇见这样一个相契无间的知己该是有多幸运,不,是三生有幸。
后来他有了女朋友。
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他。
可我也清醒地知道,我对他的情感胜过喜欢,胜过男女间的喜欢或爱,那是一种类似亲情的喜欢,我把他当成我的亲人,甚至当成我自己。

是的,我像喜欢自己一样喜欢他,我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他,我像爱自己一样爱他。
尽管我意识到了这些,可我还是低估了他在我心中的地位。直到他走了,我才看清自己的心。
他去学了自己最喜欢的美术,也就意味着休学。

我一直觉得如果是一群人走到了终点,那么大家都挥挥手惋惜地说声再见,一切也就过去了,这不是很悲伤的事情。可如果中途有人离开了,我一定会很悲伤,因为他没能陪我走到我预期的终点,更何况走的人还是他。
我不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但我清楚地感觉到,他拥抱我的那几秒里心脏像被什么挤压着一样,溺水窒息一样的感觉。还有就是目送他骑着单车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的时候,心脏以我能感觉到的频率跳了几下。这算不算心痛?
我躲在黑暗里哭到再也流不出眼泪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悲伤得像生离死别一样,可我知道一定还会再见的,可再见时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一切都会淡了散了。

我害怕我们之间的陌生。
但我想我应该为他高兴的,离自己的梦想又进了一步。
他说要做服装设计师。
我说:“以后结婚一定要穿你亲手设计的婚纱”。
他说:“那我得用多少布料啊!”
“你说我胖?”
“不是!我是说长度。不是有个词叫十里红妆吗,我给你设计的婚纱一定长十里,十里红妆哦!”
然诺重,君须记。

感谢 君继灵 的投稿~

赞 (23)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