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青春G

阳光
七月,毕业季。
盛夏的阳光,即使透过浓密的树缝,仍旧是耀眼明亮的。
安静的校园小道上,一个清秀的男孩用手紧紧的攥着衣角,“我、我、我喜欢你。”脸红的似要滴血般。
“哈?pardon me.我没听清。”少女微愣。
“我喜欢你。”少年重复之前的话,少了些慌乱。
“为什么?”下意识的,这句话脱口而出。然后,少女脸红了,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羞怒——对自己的。都问题简直蠢透了,不是么?
为什么?是啊。为什么呢?

我是个动漫控。而且是个死宅。没有度数突破天际的近视,不是抠脚大汉。说句自恋的,我长得还是蛮清秀的。
可是,我的朋友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朋友”这种玩意儿。
我可以清楚地从同学们眼中看到他们对我的赤裸裸的厌恶与鄙弃。我暗笑,他们是不懂掩饰吗?然而,事实上,他们根本上是连掩饰都不屑于去做。理由?不过是十分大气的:我不喜欢你,何必虚与委蛇?
啊,这些同学是多么的坦诚直率啊。是吧?所以我好感动。才怪。为此,我哭了好久。你说我身为男生居然那么矫情?不要脸?
呵,脸皮那种东西,都是别人给的,别人不给,我就不要了——更何况,我得到的从来都是别人的脸色。再者,你能保证你从未哭过吗?即使在十分难过的情况下。
其实,我是知道我不受欢迎的原因的。我的性格不好。乖戾、孤僻、喜怒无常、爱哭。我本有心改正,然而,同学们对我的友好的态度,让我决定把这份心思拿去喂狗。于是乎,我的性格愈加不好。我知道我的性格招人嫌,但是,我需要武器。相对的,同学们对我的友好程度日盛一日。
孤独就像浮在空中的城市,是个无从述说的秘密。我的心情,他们永远不理解。我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看着我自己的表演。我清楚的看到,我在名为“孤独”的沼泽中沉沦,却不挣扎。如若挣扎有用,试问,谁会心甘情愿地任由自己沉沦?
“哎呀,怎么办?我碰到他的东西了。谁有消毒水?”
“消毒水有个什么用?这手都不能要了!”
……
我站在门口,冷眼看这场每天必要上映多次的无聊戏码。看他们拿我的物品来开玩笑。他们希望借此来激怒我,然后再变本加厉的讽刺嘲笑排挤我。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我习惯了,然而,心底那不容忽视的蓦地一痛,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垃圾,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全部告上人民法院。
他们已经不满足于这种玩法了。有个人一手用纸巾捏着我的书包,一手捂住鼻子,用自以为很低的声音高声叫喊着:“好脏啊……”,缓步移向垃圾桶。
我怒了。冲上去,欲与之打架。太过分了。以为我不敢跟你们打架么?
“你们够了,很好玩吗?你们怎么不顾及一下他人的感受?”一道略偏中性的女声传来,“放下。”
他们很听话的住手。
“纸巾。别哭了。勇敢点。不需要打架。”声音的主人递给我一包纸巾。
我之前有没有说过,她是我在这个斑唯一认可的朋友?即使她可能并不认为我是她的朋友。她是这个班里唯一会对我真正友好的人。会辅导我,安慰我,在我哭时递给我纸巾,在我受欺负时帮我出气,与我聊天分享。是这个班唯一理解我的人。只有她不会排挤我。
你们可能会觉得她也是被排挤的人之一。然而,她的朋友不少。她成绩好,性格好,像个温柔的大姐姐。以至于我得到她的帮助时,她的朋友就用一种要杀了我的眼神看我。
一晃三年过去,我一直被排挤,一直受到她的帮助。我很感动。我对她有一份难以启齿的情感压在心底。眼见着就要毕业,我打算做些什么。

“为什么?你是我黑暗生命中的一道亮光,是我处在冰天雪地中的唯一暖源。你于我而言,是救赎,是圣光,是希望,是女神。我喜欢你。”这次,少年用坚定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表达自己的心意,“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至少是恋爱的方面是‘不喜欢’,但是,你放心,我不是要你答应,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罢了。仅此而已。”
阳光下,少年笑得腼腆。
然而,少女只是顶着个红脸,一脸懵逼的看着少年。
“嗯。这个你拿着。”少女将手中的信封塞给少年,飞一般跑了。身影渐渐消失在阳光里。
“真是的,以前怎么没发现她对情感那么迟钝。”少年望着少女远去的背影低语。

我向她表白那天,她给了我一封信,然后逃跑了。我无奈,然后想把信拆开了看。信封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亲启”。
呵,看来很重要啊。里面到底写了啥?我很好奇。
我亲爱的朋友:
展信佳。
三年时光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你我也一同度过了三年。
这三年里,你可能过得很不开心。但是请不要理那些人。你需要理会的,是那些真正为你着想的人,而不是那些站在至高点只看到别人的缺点而看不到自己的缺点与别人的优点的人。
当然,同样的,你也需要改变一下你自己的性格。你现在的性格无论去到那所学校都会被排挤的。虽然这么说显得我很圣母玛利亚,但这的确是事实。到时候就未必有像我一样的人帮你递纸巾,安慰你了。(这句话说的好像我对你很重要似的,不过不要在意,让我自恋一下)
希望你可以开朗大方一点,不要动不动就哭了,毕竟是个大男孩儿了。再说,你的眼泪在除你父母之外的人面前一文不值。(这句话会不会太狠了一点?)
最后祝福你: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人的光芒。
那个经常给你递纸巾的少女
信读完了,我的眼泪却差点掉下来。她认可我是她的朋友了,我好高兴。这逗b而又文艺的风格,不愧是我的女神。只是为什么又要劝我改变性格?是在担心我交不到朋友吗?我以后的事情了要你来操心?真是的,怎么会这样的人呢?这么圣母是想要干嘛?不会是性格温柔的像大姐姐一样的人。

那天我把信给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喜欢我。当时我脑子是混乱的。第一次被人给表白诶。还是班里经常被人排挤的男生。我当时就逃了。
他说我是他的救赎,他的希望,他的光芒。
然而我并不觉得。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曾经我在宿舍跟舍友们的对话。
“舍长,你对那个男的也太好了吧?太温柔了。”一个软萌萝莉跟我讲。
“温柔?我并不觉得我对他有多温柔。我对待他的态度就像对待普通同学一样,并没有特别之处。只不过跟你们相比,就显得温柔多了。”
“可是他的性格很讨人厌呢,根本不值得人家对他好。”一个御姐跟我抱怨。
“你讨厌别人的同时,可能别人也在讨厌你。你在排挤别人的时候,指不定以后你也会受排挤,我所为不过是将心比心而已。而且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况且,每个人都需要被友好对待。我们并不比别人高等,所以没必要站在至高处去看待别人。”’
原来,有时候,你不经意的友好态度,可以成为他人的救赎。

感谢 清明绝净 的投稿~

赞 (21)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