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伤害留给自己

我知道,所有的男孩都喜欢顾梓涵。顾梓涵是我的好友,从小到大我们形同手足,一直,我是她的陪衬。有些女孩天生会是一些漂亮女孩的陪衬,我就是她的陪衬,我的平凡与普通更衬托出她的不俗——她高高的洁白的额头、修长的腿、如瀑长发、美丽眼睛似一潭秋水,不,这些还不够,她还有足够的聪明,我们班的第一名总是她拿,尽管我很努力,可是我只拿第二名。
有很多男生接近我,我知道他们是为什么。他们问我,顾梓涵喜欢什么颜色?顾梓涵喜欢吃什么?他们问我的时候装作无所谓,可我知道他们喜欢顾梓涵。
我没想到林书墨也会喜欢顾梓涵。这太出乎我的意外,真的,他怎么能喜欢顾梓涵呢?他多么狂野,而且,他是教师眼中的坏学生,他打架、吸烟、喝酒,跳学校的墙头支看电影,他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桌。他的眼神阴郁,喜欢捧一本卡夫卡看,文科班的学生,如他一样有灵气的人不多,我看过他写的文章,他不是不聪明,他只是不屑于学习。
无法想像他迷恋顾梓涵一样,我也不可救药的迷上了林书墨。当我语气里流露出对林书墨的好感时,顾梓涵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小莫,你不会喜欢他吧?他那种小子怎么可能让你喜欢呢?你看那副流氓样子,让人睢了就想开除他!
这就是顾梓涵对林书墨的感觉。但有一天林书墨在路上拦住了我。我心里怦怦地跳着,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什么。
他的确给了一封信,他鬼魅地笑着,充满了野性的美,他穿着飞着边子的牛仔裤,张扬的脸在黄昏里更加英俊动人,真的,他的身材怎么会那么好呢?一米八的身高,加上一张类似三浦友和的脸,那时三浦友和已经成了过气明星,可他的确很像。我深深地迷醉着,在夕阳中看着他,发着呆。是给顾梓涵的情书。他说,请你,请你帮我这个忙。我无法拒绝他。好!我说,我试试。其实我知道顾梓涵不喜欢他,可是,我怎么忍心告诉他,伤害他?
那时,我们还有四个月高考。我知道这样心猿意马是不对的。可是,可是我怎么管得了自己呢?
林书墨等来的判决很残忍,顾梓涵居然把林书墨的情书贴到了教室的墙上,当林书墨路过顾梓涵身边时,顾梓涵冷笑着说:什么时候能轮到你给我写情书呢?你想想,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吗?我的心缩成了一团,我看着林书墨,他的眼睛里全是冰凉,那么凉那么凉,如一口井一样深,我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顾梓涵,你太过分了。
林书墨转身走了,留给我的一个孤独的背影,我趴在桌子上好久好久,林书墨,对不起。林书墨的受辱好像是我的受辱一样,我心里的难过并不比他少。

当北师大的录取通知书交到我和顾梓涵手里时,顾梓涵高兴地说,小莫,我们又能在一起四年了。
她说,我舍不得离开你呢。她没有再提林书墨半个字,也许那样的男生在她眼中只是过眼云烟吧,可是我,我如何能轻晚,轻晚就忘掉呢?
林书墨传来的消息越来越不好,他落了榜,成了社会闲散人员,他常常喝醉酒,还常常打架,据说,有一次****局把他还抓了起来,也许那次情书张贴把他的自尊全抹杀了吧,或者,他根本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这样下去他会毁了自己的!
我给他写了第一封信,我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激励他!
那封信,我是以顾梓涵的名义写的,我说,林书墨,原谅我,那时我年少气盛,所以,做了一件错事,请你一定要努力啊,明年,我等你的好消息。我相信他会回信的,因为他真的很爱很爱顾梓涵啊。
果然,一周之后,我收到了林书墨的回信,他写道:谢谢你啊顾梓涵,因为你那封信,我已经决定回去复读了,请相信我的聪明和我的努力,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好,我说,以后,每周我都会写信给你。
从那以后,每周我以顾梓涵的名义给林书墨写信,给他寄复习资料,半年之后,林书墨给我寄来他的成绩单,他以不可思议的成绩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期中考试,他是全年级第一名!
这一切,但顾梓涵不知道,她上大学以后又成了校花,照样那样忙,文学社、学跳国标……她的时间总是那么挤,当然,她也开始谈恋爱,男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她总是挑三栋四,环肥燕瘦,好像总是不如意。
一年之后,林书墨以我们难以想像的成绩考上了复旦大学,顾梓涵听到这个消息时吃了一惊,她说,不会吧?但转眼,她就又忙着和男友去约会了。
但林书墨给我的信却说,顾梓涵,我爱你。从你给我的第一封信开始,所以,不要离开我,你如果离开了我,我所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我将会退学,继续自己的流浪生涯。
为了林书墨,我继续扮演顾梓涵,我也为了林书墨订了三条规则:一、不许和我通电话,因为我喜欢写信这种古典方式;二、不许见面,除非四年之后我们考上北大的研究生,因为我想先读书;三、把我们的秘密维持下去,这是两个人的爱啊。
那是我怕暴露自己而提出来的三条原则,没想到林书墨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他说,四年之后,北大见!此时的顾梓涵,正忙着谈第N次恋爱,没有办法,她总是这样惹得男人为她赴汤蹈火,男人们在她面前,全然没了自尊。我没有告诉她林书墨的事情。

三年,三年内我和林书墨写了多少封情书呢,我是给自己的心上人写,而林书墨,全然把我当做了顾梓涵,如果他知道我是小莫,他肯定是不会再写了。
自始至终,这是我一个人的爱情战争,一个人的独角戏,唱到曲终人散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终将谢幕。
第四年,林书墨果然如他所言上了北大研究生,而我去了北京一家外企公司,顾梓涵,去了天津一个小公司里做广告,一切,与五年前有了那样的不同。
寒假时顾梓涵来电话,她说班主任于老师请大家回去,我们一起回去吧,
我说,我要加班,你回吧。
我没有想到顾梓涵林书墨会在那次****中相见,当顾梓涵看到林书墨的一刹那她呆住了,林书墨与五年前比似脱胎换骨一般,那样逼迫得让人无法呼吸的英俊和帅气,复旦大学给他的气息让他卓尔不群,顾梓涵几乎一刹那就后悔了,是的,她后悔错过了他!可是林书墨却把顾梓涵看成了信中的顾梓涵,他在酒后冲动地拉起了她的手,然后把她拖进舞池中,所有人都说,他们几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林书墨说,顾梓涵,你答应和我一起跳舞的。
顾梓涵茫然地听着,但心中却是喜悦的,她没想到,千帆过尽之后,自己的爱原来在这里。他们开始的真正的恋爱,一个月之后,顾梓涵打电话说,小莫,知道我和谁恋爱了吗?林书墨啊。他吻了我,他说,明年,明年我们就结婚吧。我呆立在窗前,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会是这个结果的,美人鱼会变成蔷薇泡沫,而毛毛虫变成蝴蝶的刹那,蝴蝶已经老了!
祝福你,我噙着眼泪说,亲爱的顾梓涵,好好珍惜林书墨吧,他值得你一辈子去珍惜。还是你说得对啊,顾梓涵说,当时,你就觉得林书墨一定特别出色对吧?看来,还是你慧眼识君啊!我擦了眼泪说,不,顾梓涵,我没有喜欢过他,我只是怀念过去那些岁月。

一年之后,我亦考上了北大研究生,常常我会和林书墨擦肩而过,他没有认出我来,这个在他眼中那么平凡的女生,怎么会让他驻足呢?
我不知道顾梓涵怎么解释那些信的。但她在一次电话中叫着,小莫!小莫!她不停地叫着我,我明白顾梓涵什么都晓得了,不晓得的只有林书墨,他全心全意地爱着那个叫顾梓涵的女子,我想,这就够了!
我对顾梓涵说,好好地爱吧,惟有这样,才对得起那些死去的蝴蝶。说完,我轻轻扣了电话,而窗外,已经是一片秋凉。

那些蜕变的蝴蝶,你们也爱过吗?

感谢 沐梓 的投稿~

赞 (38)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