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冰气》

儿时,虽然我如水般无力,但无论什么伤害了我,我都能像雨后的彩虹一样——哭完后再没心没肺地笑着。那时的我,天真,无邪,包容着世间万物,默默地汲取着我所需的一切营养…… 可悲的是,汲取大量营养的同时,我感受着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我觉得好冷,四肢渐渐的麻木,心开始冻结。然而,正在这时,我也从一个孩子的角色蜕变成了大人。

当我在生活中扮演大人的角色时,我心已是坚冰。生活让我一次次明白多情总被无情伤。身为以智慧而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我,只为不再被伤,我开始思考:如何不被伤?一个简单的道理使我明白了如何不被伤。这个简单的道理是当你成为刀子时,你就不会为刀子所伤,因为刀子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当我明白这个道理是时,我欣然的披上了一件华丽而又无情的披风,将一个拥有脆弱的冰心的我伪装了起来,只为不再受到社会中伤害风暴的碾压。

可是,伪装后的我,不再开心,很多时候当我每次露出所谓微笑的时候,代表更多只是一个表情而非心情。笑容不再温暖,只因心已坚硬〈毅〉。于是,我每天犹如反射着冷冽寒光的光鲜机器人一般,在一座巨大的钢铁丛林〈城市〉中努力地运转着,压榨着我身上每一分我所能运用的能量,只为活得比别人更好,得到的比别人更多,不再为人所伤…… 如今,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但我一次次地欺骗自己不愿去承认。不过,身体上所粘满犹如锈斑的纹络,还有年轻时像刷爆的信用卡般透支着生命力,导致我现在只能瘫在床上进行着脑力思考。这一切切的因素反馈着一个信息,我老了。

对,我老了。在床上只能静静地思考我曾经的一生。我突然觉得我这一生着实可笑。一生都只执着于为了比别人如何如何而活着,都只是为了他人而活着,从没有真正意义上为自己活过一天。更可笑的是兢兢业业一生,努力一生。而最令人绝望的是,这样的奋斗着最终还是没成为一个成功者——还是没赢过别人。而我一生的对手——别人正大摇大摆地享受着人生。而我只能孤寂地躺在床上。

突然,我觉的好累好困。也正是在这一刻,我释然了,执着一生,终需放弃,就像出生时是握着拳头来,逝世时,松手而去。我的心这是犹如干冰般升华了。心不再空荡,只因心已遍布全身,内心无比充实。而此刻的我,真如气一般包容着世界宛如新生。仿佛身体中每个细胞都在愉悦地呼吸着欢呼着雀跃着,也让我再次审视人生。人生观也因此犹如黑白颠倒般地改变,我发现我的一生从来没有这么有意义。试问一下,人的一生还有什么会比每一天努力活着更有意义?而我的一生,竟在无意中以最有意义的方式度过了 ……

作者:土川人山

赞 (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