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调音师,自从他生来好像便是如此

他是一个调音师,自从他生来好像便是如此。
“他的所能听到的东西可能比常人要多。” 这是那个白大褂的男人说的,他的母亲是这么与他说的,他觉得母亲在讲述关于男人所有的事情时眼里总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5岁那年,他听到了很多他以往听不到的东西--那是50米外一只猫的低吟。

6岁那年,那是他最不想回忆起的事情,都是归咎于他听到了他母亲的声音。第二天他告诉了的父亲。第二天晚上他就听到了他最后悔的一段话。结果他的母亲走了,父亲红着眼看着他,“都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那么希望你妈妈离开你吗?为什幺告诉我!”他手持着木棍,一边喊着一边打着他,无论他怎么哭喊,他的父亲都没有停手,他的手,腿断了。于是他的父亲因为邻居报警而被判了刑。

10岁那年,抚养他的姑姑告诉他他的父亲被关禁闭死在了紧闭房里,他的父亲是在悔恨中死去的。

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现在他都没有释怀,他不知道母亲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是什么样的。

他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一个耳机公司接受了他,因为他的听力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在1200元一个月的工资档位中绝对找不到如此好的调音师,甚至有人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调音师之一,他总是能抓住耳机中失真的声音,高低音的不足,更绝的是他调配出的耳机总是最好的,没有之一。

所以他的工资直线上涨,两个月不到就涨到了15000元,这还不包括奖金,这时候是1996年。

他最鄙夷的莫过于背叛,因为他就是因为背叛而沦落到无家可归。

一天,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向他表白了,她告诉他她喜欢他调音时的认真,她喜欢他喝咖啡时的从容。他突然觉得脑子一空,女孩柳眉丽目,运动装配着刘海有一种邻家大姐姐的感觉,不知是否时他从小缺乏女性的爱,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种暖暖的气氛之中。他答应了,这也是他和她热恋的开始。

他总是准时地到达和女孩约见的地方,无论哪里,他都去了,无论他要等女孩多久,他都在等。他有着的不是为了孩子的爱,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感觉,似乎突然没了她,他的世界就会崩溃。女孩也爱着他,许多人都说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他们在这一年的年底结婚了。

他们有了一个孩子,遗传了他的优点--听力异常的好,许多人都说他将子承父业,肯定是个非常好的调音师。

几年后,他所在的公司破产了,因为技术的问题,时代的变迁,他们的耳机已经无法与其它厂商竞争了。但是他并不绝望,因为他赚了很多钱,他是这样认为的,有100万了吧,房子和车子早就不是问题了。

他认为是这样的,但是事实却无情地抹去了他天真的想法,这个晚上,他的家被盗了,盗贼连着保险箱一起偷走了。
生活就是如此的戏剧化,他从一个百万富翁变成了一个钱包里只剩3000元的困难户,从长期来看,是这样的,他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办一个储蓄账户。

他是一名很厉害的调音师,他在最后总是这么自嘲着。

他听到了太多的东西,甚至听到了是谁偷了他的钱,那个旅店老板。他于是便怒不可及地找上了旅店老板的门。当然,最后的结果是他没有任何的证据,他只是一个调音师。所以他的愤怒无从发泄,最后凝聚成了一拳,印在了旅店老板的脸上。

于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进了监狱。他想着这或许也是一个新体验吧。

但是他还是忘了他是一个称职的调音师,一个比其他人都听到的更多的调音师。

他听到了太多的新东西了。

“干得好!建国!这样局长的位置就是我的了!”这是一个从一个狱警手机中传出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嘿嘿嘿!那我就不好意思了,我现在就叫他们吧人放出来。”这是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
“滚到一边去!什么东西?准备把牢底坐穿吧!晦气!”
于是他对社会又有了新的理解,或许可以重新被取名为--绝望。

15天后,他从看守所出来了,他想了很多,但是还是想为了自己的儿子,重新找一份工作,重新努力,他吧这些磨难都看成了磨砺他的坚石,他想着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他满心欢喜地回到家时,他的儿子欣喜地跑到他的身边,“爸爸,妈妈带了一个叔叔回来!叔叔对我很好哦!”其实不用儿子说,他也听到了。他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他的父亲如此暴怒,如此地不理智。

“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陌生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回荡,即便如此细微,就连喘气声都可以听见。

“因为你比他强壮多了,无论在任何方面,任何方面……”这是如此熟悉的声音,陪伴了他五年的声音。他从未想过原来这个声音可以如此地抚媚。

他突然懂了什么。
原来他的儿子也是调音师,和他一样可以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感谢 墨迹 的投稿~

赞 (18)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