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让我与她邂逅》

手里拎着一瓶3L上世七十年代酿造出的Chateau Leoville Las Case“雄狮庄园”,两支产自意大利勃艮第杯,一袋内蒙古盛产的手撕牛肉干。
出门前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女友,轻轻关上门走出家中。
电梯坐到42层,沿着楼梯走上天台,五月福州的初夏已经让人感到火热感,这并不会影响我的心情,台头望着午夜天际的月色,些许繁星衬托她的美色。
在天台找了一个干净的位置,盘膝做下,将手中的东西摆放整齐,从口袋掏出一把法国骑士纪念版海马刀,这是我一个偶然机会从一个海归那里低价收来的,海马刀外层是用拉菲酒庄的橡木桶制作的,轻轻的嗅嗅你会闻到一股葡萄酒与烘烤的面包味道,还会夹杂些许果醋味道,上面刻印了保罗骑士图案,让古朴的它呈现出不一样的魅力。
拿起身前的Chateau Leoville Las Case,用海马刀的小刀,将铝制的封口瓶标签,沿着瓶口处的凹槽割开,用螺旋刺,轻轻撬出橡木塞,一声低沉的闷响声,我知道这瓶经历四十多年的雄狮已经到了他的残烛之年,要不是大瓶装,说不定早已经化为一瓶酸水了。
深吸一口气,轻嗅着橡木塞,回味他的沧桑经历。
对于一个葡萄酒爱好者,多少应该会了解一些关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波尔多葡萄酒,那是让许多酿酒师心痛的岁月,由于气候与天气的原因导致许多葡萄树不能充分大地的孕育,从而不能酿造出舌唇间的美味。
这瓶雄狮是我无意间从一个,嗜酒如命的老友哪里换来。
对于一个葡萄酒算得上资深家的我,明知道这是一瓶不好年份的酒,我还愿意将他换来,虽然事后也心疼我那一枚民国袁大头。
当我今天将他打开,我觉得值了,因为只有他能够懂得一个挫败男人现在的心情,能够包容我的无知错误。
回想起wset课程“葡萄酒与烈酒知识”波尔多产区知识。
老师曾经有提到过雄狮庄园,对于法国公认的只有五大庄,在中国却有八个的说法。
酒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中期,经历二次分解由现在的delon家族掌管。
无论是起初露维利庄园还是后期的演变成为雄狮庄园,他在梅多克产区有着让人崇拜的历史文化。
虽然他只是梅多克列级酒庄第二级,可是他是公认的最好二级庄园,早在上世纪被世人誉为欧美地区的红酒教Robert Parker“罗伯特.派克”早就将雄狮庄园放在他所评定的波尔多一级庄的行列当中,并且与传统五大庄齐名。
雄狮也是波尔多公认的挑战传统五大庄之一。
我在每次品酒记当中都会将葡萄酒比做美丽的女子,大家会问我为什么今天用“他而不是她”并不是因为酒的年份太老或者不好,而是因为个人的元素,因为自己的鲁莽与自大导致公司破产,对于我有些挫败茫然,我不知道怎么去倾诉自己的无知,所以我选择了“他”当我内心的听客。
我曾经喝过一支02年的雄狮,对于她的评价属于萝莉性格的女孩,同样是一款混酿酒,她与拉菲混酿不同,有人说她更像拉图“因为拉图酒庄用了许多雄狮庄园中心地带产出的葡萄酿造”拉菲给人是一种风情万种,而雄狮给我层出不穷的萝莉风格,然而我就是那个有些不成熟的大叔,她让我一次次感到惊讶与感叹心里的差距美感。
拿起酒瓶给自己倒进其中的一个勃艮第中,端起酒杯在杯口深深嗅过,有些惋惜三株葡萄树以及酿酒师和三次橡木桶陈酿的成果。
月色微光我能够看到杯中有些混浊清淡的红色酒体。
他已经没有了原有的香味,而是经过瓶中的第三次发酵,诞生的一种全新的香味,有些人也许对这种味道会产生排斥,但对于一个品酒爱好者,无疑是一个美妙的味道。
我将杯中的酒送去口中,在舌尖的一次翻滚,慢慢顺着喉咙融入腹中。
没有原本的黑色水果与干果的味道,丹宁已经稀薄,让我一时没能感受出到底用什么味道形容他,望着夜空的天边,仔细回味着味蕾的感觉,那是一种经历沧桑变化的味道,古朴经典优雅,我不知道怎么去给他定义。
我又给自己到了一杯,没有太多的迟疑,直接再次入口,这次让我灵魂深处,有了些许的共鸣,我想我的答案是对的,他确实复合我现在的挫败感,让我与他在精神世界一次次的交流。
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第几杯,宁静萧瑟的夜空,没有喧哗的车水马龙声音,原本的城市之声也渐渐收敛。
看着身前另外一支杯子,有些叹息了一声“如果有个酒友在该多好”就在我叹息的一瞬间我听到电梯叮当声,随后阵阵清脆的脚步声音也随之传来。
我有些迷醉的眼神看向天台入口,那里走出一个身影曼妙的倩影,我有些惊讶这个时间会有人来到天台,而且还是一个美丽优雅动人的女士,她渐渐走向我,月光让我看清她大概的倩影,一袭白色蕾丝睡衣,在微风中荡漾飘舞,她渐渐的朝我走来,我没有开口说话,她走到我的对面坐下,我却没有开口说话,我不想打破这种美丽,近距离让我看清了她的容颜,原来女人是可以这么美丽,她与一般的东方女孩不一样,她不是瓜子脸,属于那种欧美的脸颊轮廓,高挺鼻梁修长的睫毛,一双黑色的瞳孔,让我坚信她是一个东方女孩。
她没有问我,拿起地上的酒瓶,看了看然后倒进另外一支高脚杯,她拿起酒杯轻轻摇晃了几下,然后酒杯凑近鼻间嗅了嗅,随后一饮而尽,她的动作停在那一刻许久,我看她的目光有些痴醉,她开口打破两个人的宁静,不错可惜是七二年的clos du Marquis不然会更加美味。
我有诧异的问道,美女你认识这酒?
她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美,没有一丝的做作,“这是有名的1855梅多克列级二级庄,对于雄狮庄园我并不是太多了解,只是挺说或者看过一些生活杂志提到过”听了她的回答让我更加对她感兴趣,在这个如此宁静的夜空中能够有人与我共同分享这瓶酒,可以说是人生一大快事,更何况还是一个如同知己一般的美女。
我连忙再次给她倒上一杯,也给自己添上,我举起酒杯,用我夹杂着些许山东口味的普通话说:让我干一个。
她举起酒杯轻轻的迎上我,碰撞的酒杯发出清脆的皿具的碰击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月色地天空中回旋。
我与她一起酒过三巡,我就像扯开话匣子一样吐露着我的内心世界,她没有打断我也没有问我为什么,就像一个聆听者,或者用一个许多年未见的知音来形容也不为过。
微风起伏,风中带着她身上淡淡的兰蔻香水我能闻得出,是一款叫做“绽放”的香味。
酒量不错的我,竟然有些头晕,或许因为这美好的时光原因让我真的陶醉其中。

感谢 毛豆荚 的投稿~

赞 (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