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难

刚送完女友,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盘算着如何才能不忘记戴手套,这才零下17度我已经冻得跟被注射了麻醉剂一般走不动道了。静静的路上远远走来一人一狗,那人把自己蒙的连脸都看不见,只剩下被牵着的那位打哆嗦,我心想我跟被牵着的那位也差不了多少了。

人行道旁左右两排小树苗没经历住前两天的狂风暴雪的蹂躏,弯的弯,断的断。我正看的出奇,突然发现这小树苗蹭的一下长高了一截,嘿,我心想奇了怪了。仔细比较一番发现确实高了啊,我边走边纳闷转头一看,刚刚的树苗转眼已经长到十几米高,我内心按耐不住的兴奋,我发现我每走一步,树就会发疯的生长,现在已经几乎能挡住月光打在我的身上了。不仅如此,连周围的景物也发生着惊人的变化,远处的教学楼拆了盖成高层,盖好又拆了又盖成透明的高层不知名建筑物。我终于意识到我已经超越此时的时空,看见的是我未来脚下的景象!

我拿出手机想给远在海边的哥们小贝炫耀我看到的一切,拨通了号码,信号不好等了半天,那边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我心想你丫这么早就睡了?!算了,不计较这些。我边走边拨女友的号码,想跟她讲讲我今天的奇遇,至少可以告诉她,以后的教学楼用的都是观光电梯,好吧,我也不确定是不是那以后是不是教学楼了。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我心头一怔,才意识到,我或许每走一步就意味着一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流逝。我开始有点心虚,心想,手机打不通,座机至少可以吧。我拨出了家里座机的号码,呢边却传出了“该业务已取消,相关信息请咨询中国通信营业厅”。我站在原地,身边的景物全都静止了,没有人,没有车,这世界仿佛只有我,不!不是仿佛,这个世界真的只有我了。我想,既然往前走,时光会流逝,那退回去不就好了。我按着之前的脚印往后退,一步两步,三步,没有用,什么都没有变!我转而往前走,时光继续流逝,我打开相机的前摄像头看到的是一个满脸胡子拉碴写满沧桑的面孔,两旁的树枝已经快把路都堵死了,我欠小贝的200块钱还没有还,答应带女友去新开的西餐厅尝尝还没去,老妈还在家里做好的大盘鸡等着我回去吃。不行,我不能留在这里,我心想,只要我跑出这片树林或许一切就结束了。我发了疯似的向前狂奔,路越来越难走。我跑的越来越快,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前方的视野越来越模糊,我依旧还在跑,突然前方一片亮光,我看到了希望。一声猛按喇叭,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当尾椎骨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碎了一地…司机师傅冲我啐了一口骂道没长眼睛吗,我微笑着向他大喊,谢谢啊,只留下司机师傅在风中凌乱的走了。

一切回到了10分钟之前的景象,唯一不同的是我从站在人行道上,变成了坐在十字路口中央。我赶紧爬起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等了54秒终于传来了一声“干啥?明天回来不?”我激动的答道,回回回!又拨通了女友的电话,那边接通之后,我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扔出一句洗漱好了吗?她说,没呢,哪呢么快。我想了想说:不管过多少年,不管多久,我都一样爱你。女友那边愣了一下说,怎么话风变这么快,一下接受不了。停了两秒,又说出一句,以后记得要戴手套。最后又拨通了小贝的电话,边走边看两边那扭扭捏捏的树苗,又传来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感谢 罗清锋 的投稿~

赞 (13)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