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村

我有点后悔和他来到这里了,当他开始在我面前喝掉第四杯冰啤酒,吃掉第十三份鱼片。

我本是村里一个好好的教书先生,安安分分地过日子,教教小孩。日子过得平静且安逸,有时候村民会送些吃食过来,并叮嘱好好教训自家不听话的小孩。我赚钱不多,日子倒也过得滋润。

这天本来和以往的日子一样,我教孩子们念完书本,,今日大雪,我看天色也有些暗了,就打发他们早点回家。我自己也归心似箭,想想上月酿的金桔酒就埋在家门口的树下,今日该能尝尝味道了,就又忍不住催促学生们快些收拾书本。
学生们一个个背着包和我告别,最后只剩下一个小孩在自己书桌旁磨磨蹭蹭,手中的书拿起又放下,时不时还瞄我一眼,不知道干些什么。

「你怎么不回家?」我有些奇怪。
「我爸妈今天不在家,回家也只会饿肚子……」那小孩瞧着我,委委屈屈地嘟囔。
说实话平时我就不太喜欢这个小孩,作为一个男孩子,未免太没有男子气概,平时说话软软糯糯的,也从来不和班级里其他小孩一起在土地里打滚摔跤,我本以为他只是爱干净,可是有学生和我说,他有时候会朝大家扔沙土。我还没来得及单独教育他呢。
「你家里没有人做饭?」我收拾着桌面上的本子,随口问着。
「嗯。」
「你可以在外面馆子里吃啊。」
「他们不卖吃的给我,我喜欢的……那家餐馆。」
奇了怪了,我心里想着,什么餐馆还不卖吃的给顾客?
这时候那小孩瞪着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我。「先生,你可以带我去吗?」

说实话我一开始完全没想答应这个无理的条件,外面下着大雪,我只想回到家里钻进被窝,喝一杯暖暖的金桔酒,再看看志怪小说就睡觉了,所谓鹅毛大雪好成眠嘛。但是我看着那小孩子的眼睛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他的小手拽着,走在了大雪里。
他个子小小的,手举得很吃力才能拽住我的手。这么冷的天,他也没有戴手套,我见他手冻得发红,就反手把他的小手攥在掌心,他扭过头,看了看我然后咧着嘴笑:「我们就快到啦!」
听了这话,我才抬头看了看周围。这一看,我吓了一跳,竟然已经和这小孩走了这么远!
周围下着雪,天地间苍苍茫茫一片,四野无人,只有我和小孩在空旷的雪野里缓慢地走着。
「这四周太荒凉了,这是哪里?」
「这是我回家的路啊。」小孩回答。

我开始对小孩同情起来。才这么小的孩子,就一个人上下学,还要走这么荒的路,多危险。这样想想,平时他那些行为或许也可以原谅了吧。
「快到了,快到了。」他嘴里还在嘟囔着。
又走了一小会儿,雪地里出现了一棵松树,孤孤单单一棵站在那儿。小孩拉着我的手,快跑了几步,差点摔倒,我好笑地扶着他走到树底下,「累了?要在这歇会儿?」
「我们到村口啦!」他欢呼了一声,把书包往雪地里一扔,从书包里掏出一把银色的小铲子递给我,自己也掏出一把同样的,「快啊,快啊,我们一起进村,店要打烊啦!」说着,他跪在松树下开始挖起来。
我的学生发疯了吗?

「快呀,我自己挖要很久呢。」他居然开始督促起来了。
好吧。现在我也蹲在松树下开始挖起土来,像个得了失恋症的落魄傻子在给自己挖墓穴。
银色的铲子戳在土地里,就像银勺子挖布丁的触感似的,软绵又充满弹性,我渐渐忘了我在和我的学生于荒郊野外四下无人之处神经质地拼命挖土这件事。并逐渐开始享受起挖土的过程起来。
这样过了一会儿,我的铲子触碰到一个硬硬的像玻璃一样的东西,我才回过神来——我们已经挖了蛮深的一个小坑了。
「闹可闹可,给咱们开门,咱们回来了!」小孩对着玻璃喊。
我感觉一阵眩晕。

再睁眼,已经站在了一片紧实温暖的土地上,在大冬天居然长着绿色的草。在旁边一个剑麻绳子捆绑着的木牌,上面刻着「猫村」两个字。
「先生,到村子啦。」小孩很兴奋,抱着猫村那个木牌子蹭了几下,「走走走,我们去吃饭!」
这一切都太突然,我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今天出现幻觉了?
小孩仍拽着我,村口有人对他打招呼,还有些流浪猫在村子了乱窜,也没人管。外面的世界下着大雪,猫村里却暖和得像春天一样,街边的鱼贩懒懒地窝在躺椅里,身边放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些小银币,小玻璃球或者小毛绒玩具之类的东西。

小孩见我眼巴巴地看着,就指着那盒子说「这是我们村的零钱盒子,摊主睡着时,我们就把自己的好东西放进盒子里,然后拿走一些鱼。」
「重要的东西?」
「对啊,就是用我们很喜欢的东西来交换好吃的鱼……先生,前面!」他说着,又跳起来,兴奋滴指着一家树屋,「那里!最好吃的店!」
好吧。带着一肚子疑问,我和小孩爬上树屋的旋转楼梯,来到了这家饭店。牌子上写着「最好吃的店」。
真不谦虚。
我腹诽着,进门。还是被店里人猫共处一桌安静用餐的景象吓了一跳。小孩把手伸到嘴边,示意我不要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压低了声音,小声问小孩。
「他们都是猫。」
「什么?什么都是猫?」
「我是说,这些」,小孩小幅度地指指周围所有的人,「他们都是猫。」
「啊!?」我惊呼了一声,声音有点大,吧台里带着红色丝绒项圈的美女店主瞪了我一眼——店里的优雅氛围好像被我破坏了。
「这些人都是猫妖精?」我拽着小孩的手,我开始有些不自在起来,虽然平时志怪小说读了不少,但也都差不多是叶公好龙罢了,真正的妖怪,我还真的没有见过。
「什么妖精啊,只不过是你们给我们起的称呼而已,猫就是猫。」
他拽着我坐到吧台,没有进客席。
「我们就在这里随便吃点。」他笑眯眯地说。
当他开始在我面前喝掉第四杯冰啤酒,吃掉第十三份鱼片,又点了两份烤小鱼干时,我突然意识到他的真实意图——坐在吧台只不过是因为点菜方便?

我自己也喝掉了两杯小麦啤酒,吃了一份熏三文鱼和几只烤虾。
「所以这里是猫村,这里的人都是猫变的?」我一边剥开虾壳,一边转过头问小孩。
「这么说倒也可以啦,其实吧,」小孩猛喝一口啤酒,打了个饱嗝儿,「变成什么样子都是猫自己的意愿啦,就比如缝制东西,或者洗杯子,用人类的手就比较方便啊,但大家本质上都是猫。」
「你也是猫?」
「是猫啊……嗯,店主,再来一份烤小鱼干。」
美女店主双臂交叉抱在胸口,狭长的瞳仁金灿灿的。「你今天吃了不少,谁买单?」
「我爸爸。」小孩深色自如,指向我。
我看到他递过来的眼神了。好吧。
「我是他爸爸。」我强颜欢笑着,「不好意思,添麻烦了哈。」
「今天还是卖爸爸吗?」店主轻飘飘递出一句。
「嗯嗯,再给我一份鸡肉,我消化消化。」小孩头也不抬。
等等?卖爸爸?
「你今天带来这位,只值这么多食物。」美女店长皱着眉,直愣愣地打量着我。「胸肌这么小,瘦瘦弱弱的,只能换这么多了。」
「店长你黑心!我这个爸爸,可有文化啦!」小孩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沙土,扔向我。
「好吧,最多再给你一份鸡丁。」

我终于明白过来。我是被这猫小孩给卖了。
「我不是那孩子的爸爸。」我一边给美女店长刷着盘子,一边央求着,「我得回去,我是一个教书的,我是一个人类,总在猫村呆着也不像话对吧。」
美女店长甩着一头卷发,坐在吧台桌子上微笑着。「听说你很有文化?」
「我是教书先生,你该让我回去,我在这打工这都一星期了你看。」
「可以,把你最重要的东西给我,换取自由。」
我捂着胸口,脸红了。
正在我想入非非时,美女店长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既然你这么有文化,把你的文化给我留下一些。」
「啊,这怎么留?」
「写下来。在这张纸上。」
「你看,我这么写可以吗?」我绞尽脑汁趴在吧台桌子上写了半日,终于在晚饭前把这个故事交给她。
「故事倒是不错,可是我比你写的要美多了。」美女店长说着,拿起笔,在故事的每一处「美女店长」后都加了一句补充说明。
「这是我见过最喵最喵的店主,她是最美的猫,她的店是最好吃的店。」
好吧,如果你见到这个版本在人间流传,那说明我已经被美女店长释放了。(她又敲诈了我一坛我酿得最香的金桔酒。)

回到家里,我痛痛快快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本打算好好教训那孩子(竟敢卖掉自己的先生,太过分了),收拾他之前,我没忍住好奇心,在书院的藏书里翻找起来。还真让我我翻出一本《猫村详解》。
我看到在第三十八页写着这样的话。
「除了粪便这种不得不处理掉的东西,猫还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埋起来。如果他朝你丢沙土,说明你对他很重要。」
我手里拿着这本书,在学堂里傻笑着。
学生们已经放学,我放下书,决定做一个仁慈的先生,一转头,却看见窗外雪地里。那孩子拽着我们书院另一个先生,走向院外。

作者:普二丁

赞 (23)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