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弃剑提灯,拱手赐予真爱一个温柔的江湖

文:紫堇轩

凌迟的车技特别狗屎,以至于我们怀疑他的C1驾照是不是当初花钱买来的。

我发誓我没有在损我的哥们,只要上过他的车,都不会想当第二回乘客。每个人体验过的经历攒起来,足以拍成惊悚电影《马路杀手夺魂记》。

但周诗雨敢。我们都说周诗雨对凌迟是真爱,把命都给搭进去。

周诗雨浅笑宛然:“你们不懂,我做的菜,我家的狗不吃,我爸妈不吃,唯独凌迟吃得津津有味。”

但我们发现了一个规律。周诗雨每次都不坐副驾,只坐后排。

直到我们看到周诗雨的电脑上建的那个相册,才恍然大悟。里面全是她坐在后面拍的一张张凌迟开车的侧影,不羁的、专注的、谈笑风生的、浓眉紧锁的……像跟他已经过了一辈子。周诗雨还为那些图片配了春花秋月的诗句:

你握着方向盘的模样像一部作品

手指关节写满张力,腿部线条注满粗犷的野性

我愿手执柔软的扉页

雨来,我在雨里等你

风来,我在夕阳的薄暮里读你……

说实话,周诗雨是我所欣赏的那类女生。爱憎分明,无惊无惧。恋爱本身就像坐车,是一场豪赌,只是恰巧她的赌注是不被众人看好的凌迟罢了。

大学四年,我们亲历他走马观花地谈了六七场恋爱,换女友比换发型还勤快。没想到他现在已经破了纪录,与周诗雨交往超过半年,并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那天下着大雨,打完饭回寝室的凌迟跑屋檐下避雨,撞到了刚从ATM转身的周诗雨,粉红色的钞票洒了一地。

凌迟瞪大双眼:哇塞!巨款耶!说完马上低下身去水坑里帮她一张张捡起,再在白色球衣上一张张擦干净。

周诗雨回忆说,当时就是这样被他给俘虏了。那笔钱是她勤工俭学了很久,打算用来学车的。

后来凌迟凑巧是跟她同一批的学员,落拓难驯的他总是把坏脾气教练气得胃疼,教练说他那几千学费都不够他买胃药……

凌迟悟性极高,虽然学车从不安常理出牌,但却比周诗雨早拿到证。他依然站在老树下等她,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给她一个安定的表情。他长了一层淡茧的手,替她拂去脸上的汗水。

周诗雨觉得自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直到有一天我们一起聚会,凌迟喝高了,说他瞒着大家报名参加了沙滩越野赛车比赛。

连寻常私家车都不好好开的他,居然跑去参加那种项目。周诗雨当面跟他翻了脸,但他听不进去,这对小情侣第一次陷入冷战,而我们几个朋友陷入他们冷战的尴尬。

凌迟似乎下定了决心,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个秋天,马路杀手凌迟居然成了小有名气的赛车手,这消息简直可以上头条。拿到季军奖金,他第一个请周诗雨和我们庆功。他举着酒杯说要第一个感谢诗诗,别的女孩子包里装的是粉饼、香水、化妆笔,但从他训练那天起,她的包里装的永远是清凉油、创可贴、红药水,还有一枚螺丝刀。无论烈日、台风天,周诗雨都打着柔若无骨的伞,站在人潮的最前面,等他为爱而战,荣耀归来。

他说,开始她和你们大家一样都劝我放弃。但我知道她更多的是担心。后来她发现我是认真的,她说她了解我,我只要认真想做一件事,就真的会成功。很多坚持在不懂的人看来没有意义,但对于懂你的人,是归宿,是信仰。美女遍地都是,懂你的人只有一个。

那一刻我们才知道,凌迟的车技,就像他的人,兵荒马乱飞檐走壁,与我们周旋、开着任性的玩笑。而只有周诗雨坐上去的时候,他就变身绝世高手,冷峻克制,怀揣着珍宝般小心翼翼。

大概只有跟凌迟关系最亲的几个哥们知道,凌迟当年根本没打算学车,因遇见周诗雨,他才找我们七拼八凑借的学费,说是卖肾也要跟她一起去。为了还我们钱,凌迟改掉了挥金如土的性格,省吃俭用一分钱当一百块花。

爱一个人,大抵就是会为了她,放弃野性浪荡,放弃漂泊蛮荒,放弃世界上所有坚硬冰凉的游戏规则,寻一处小窝把日子过得通透明亮,又风生水起。

他弃剑提灯,拱手赐予真爱一个温柔的江湖。

赞 (17)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