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雨臣心中,我一辈子也无法超过解家的地位

在解雨臣心中,我一辈子也无法超过解家的地位,感情比起当家的原则微不足道,那又如何,我的小花把自己的排位更低。他爱我,超过自己。“话真多。”把玩着蝴蝶刀的花爷,尽可能笑得柔和的对某人抬抬下巴“再跪两小时,爷赏你今晚不睡客房。”瞎子猛抬头,墨镜边缘一闪“滚去睡车库。”@船歌_

赞 (5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