盔甲

她算计一切要杀他。
他不顾一切要娶她。
他醉倒在她的怀中。
她将锋利的匕首向他的胸膛插去。
他问:“你就那么想我死么?”
她面无表情的点着头。
“那好。”他从腰间抽出匕首刺进她的胸膛。血花在胸前妖娆的绽放。
她忽然含着泪笑了。
他的外套下是坚硬无比的盔甲。
他对所有的东西都会有戒心,比如酒,比如情,比如,她。

————《盔甲》

感谢 澜语 的投稿~

赞 (2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