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雨臣通过关系向解子扬要来了青铜树上的一根树枝

#黑花#解雨臣通过关系向解子扬要来了青铜树上的一根树枝,独自一人站在戏台上,观众席中空无一人。早已换上蓝青色戏装的解语花手中正握着那一节青铜树枝。轻踏步,甩袖,转身,提臂,婉转的戏腔便从红唇中缓缓流出。开满倾世桃花的眸子微眯,不让晶莹的泪水流出。眼角带着的魅比女子还要迷惑人心。最后一个转身,在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个黑色的影子。【花儿爷唱的戏还是这么好听啊,不过,比起听戏……】男人起身翻上戏台,压低了声音说道【瞎子我更喜欢倾国的花儿。】
这一刻,泪水还是忍不住滑落,滴在大红戏台上,不泛起一点涟漪。【雨臣,我回来了,别哭。】
这一刻,身体还是忍不住前倾,咬住了人儿的唇,舌头轻轻的舔舐。【瞎子,你回来了,真好。】

感谢 我是橘子 的投稿~

赞 (26)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