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这可都一个月了,你怎么还不来碰碰人

作业妩媚地躺在我的床上,娇媚的唇角轻启:“官人,这可都一个月了,你怎么还不来碰碰人家。”这作业也不愧是美人,声音微颤,最后声线上扬了三度,像羽毛似的撩的人心痒痒。我一巴掌糊它脸上:“最后三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赞 (32)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