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妈妈烧了排骨。我尝了,喜滋滋地点头

晚上,妈妈烧了排骨。我尝了,喜滋滋地点头,妈妈迫不及待地问我好不好吃,我回应:“嗯嗯,好吃。”然后低下头继续吃。半响,妈妈轻轻说了句:“听你说一句‘好吃’可真不容易啊,你每次都会说‘不错’‘还行’什么的,害得我做菜都没信心了。”我不敢抬头看妈妈了,我怕她看到我哭。

感谢 禅如秋 的投稿~

赞 (9)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