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障碍症

冉小沫患有严重的社交障碍症。也许没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认识很多人,但几乎没有人会约她,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约人,于是总是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宅着。后来她才明白,她只是,认识很多人。
有一天,在睡觉之前,她在她所有的网络社交平台更新了状态。微博、QQ、微信,甚至早就被淘汰的人人。
“从来都以为是故事里的情节,没想到这样的意外居然也降临到我身上了。黑暗中,死神掠过我的影子,疯狂地跳起了抽筋舞。 [伤心] ”

冉小沫一贯的隐晦风格,说得含糊其词,点到即止,却又透露出零星半点的信息。
微博319个粉丝,QQ528个好友,微信199个朋友。除去三者相交的共同的人,大约合计900多人。然而,不出所料,真正注意到冉小沫新更的状态的人,大概100人都不到。而这100人之中,肯动手指进行一句评论的,更是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
第二天早上,冉小沫打开电脑。QQ上有5条评论。
第一条,是最近一直一起玩的落落留的:亲爱的,怎么了?
第二条:来自于她多年的老友苏米:肿么了?
第三条:是和她情感上有共鸣的黎泓梧写的:肿么了?
第四条、第五条,分别来自于她的同学樱紫、顾行:肿么了?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的关心。没有短信,没有电话,甚至连个私聊都没有。

当天晚上,冉小沫再次写道:
“再见。此生。”
依然没有人回应。
那天,冉小沫拿着从医院收到的癌症报告单,纵身跃进了一条冰冷的河。在她沉下去的时候,她感受到河水慢慢灌进她的躯体,冬夜的低温让这液体成了最刺骨的武器,划破她敏感的血管,将她的心带向黑暗的深渊。

冉小沫没有挣扎,她淡然地迎接着死亡,反正心已如死灰。最后一刻的清醒中,她的身体停了下来,不沉也不浮。
她看见头顶的月亮,被无尽的黑夜撕碎,没有一点亮光,只剩窒息的黑暗层层压迫下来,压得她无法呼吸到一丁点空气。
弥留之际,她吃力地抬起紧握报告单的手,将湿透的纸张覆在眼睛上,遮住了这个没有光明的世界。

再见。此生。希望来世告别社交障碍症,可以更加幸福些。
冉小沫很少主动和别人交流,因此,她失踪的也消息没有人察觉到。
三天、五天、一星期。
落落某一天忽然想起好久没见到冉小沫了。也许,她最近在忙什么事吧,过几天就好了。落落对她的朋友这样说。
苏米和冉小沫不在一座城市,也几乎不会联系。她不知道,很多时候她是冉小沫翻遍手机通讯录唯一能想到可以依靠的人。分开与距离阻隔了她们之间的友谊。

黎泓梧的存在和苏米差不多,但他毕竟是一个男生,冉小沫只是他的一个朋友。可以偶尔聊聊天,但也可以一直不见面。
樱紫和顾行,他们上课的时候和自己的伙伴一起坐,根本没有注意到冉小沫已经失踪一星期了,即使老师点名,他们也以为冉小沫只是逃了一节课而已。

“患癌女生冉小沫深夜投河自尽”
这则新闻只出现了一天,因为自杀动机、经过,简单得描绘不起一点波澜,没有必要占据好几天的新闻版面。
冉小沫身边的人看到消息后,深深叹口气,唉,怎么就这样自杀了?
惊讶之余,少数人哭泣几次,少数人难过几天,少数人翻了翻她最后两条状态。一周之后,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生活中,不再记得“冉小沫”这个名字。

感谢 s思語s 的投稿~

赞 (5)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