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是妻子离开我们两周年的祭日

后天,是妻子离开我们两周年的祭日,无论是我还是孩子,都会记住这个日子。她去世时,刚好是五十二岁,那些日子,我无法抑制内心的伤痛,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开始学写“微小说”并参加“微小说投稿”。两年时间,我先后写微小说近两百篇,其中,有五十二篇是我对她生前的记忆。或许,这就是一种怀念的表达吧。圈内朋友时常提醒我,不要沉浸在痛苦中,要从痛苦中走出来。其实,我一直在努力,试图学会放弃,两年了,时间让记忆淡去了很多,或许,再有两年,我会狠心将她忘了。微小说我还将继续写下去,当我对她的回忆空白了,那时,我就真的把她忘了……

感谢 余仁贵 的投稿~

赞 (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