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刚刚升起的太阳,从房窗帘的缝隙中渗了进来

这是个周末。清晨,刚刚升起的太阳,从房窗帘的缝隙中渗了进来。
他醒了,斜靠在床上,打开电视机,手里的遥控器随意收索着电视频道,似看非看。她也醒了,翻了个身,随意的横躺着,头枕在他腿上,嘴里也不知道在叽嘀什么。他,似听非听,随口支吾着,只是用一只手轻轻摩揉着她柔软的头发。一会儿,他说:“亲爱的,别再做梦了,嘀咕什么呢?起来去弄饭吧,我饿了。”她缓缓地翻过身,定定的看着他。然后,关掉电视机。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从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巴……动作很轻很柔。他不再看电视了。
于是,再也没有男人,也没有了女人。

感谢 余仁贵 的投稿~

赞 (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