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我未来好多年的梦里

不清楚那时的我是几年级
只记得是好多年前
那是个午后
暖暖的阳光宣泄着它对这片大地的不舍
在那片郁郁葱葱的山间依恋
夏末秋初的微风穿越人群洒在我稚嫩的脸上
洗去我整整一天幼稚的疯狂


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我未来好多年的梦里
学生时代的你
一直是马尾
脑门上几缕放纵的青丝
不羁的飘舞
与你清秀的脸庞毫无违和感
圆圆的脸蛋淡淡的嘴唇
瘦弱的身子骨
让未经人事的我在发现你的一瞬间就断定
你是属磁铁的
还是爸爸那不算爽朗但异常亲切的笑声把我的眼睛解放
在爸爸与她身边阿姨的交谈我知道了
爸爸和你妈妈是同事
都是给人办结婚证的
在双方家长的介绍下你我算是认识了
一句话都没说
我想这个年龄认识
不是同学 不是亲戚
就算关系不进
也算发小把
偶尔爸爸同事聚会会叫上我
会见上一面
但这终究还是不会让我栽的那么彻底
还只是单纯的欣赏我认为美好的事物罢了

转眼小学就毕业了
你在我的记忆里仅仅只是
刘锐 女 很可爱罢了
同学们疯狂的传着同学录
在我的央求下爸爸也给我买了
全班同学都传完了
抓着一张空白的在三楼徘徊
终究因为早上没有洗手放弃了
在初中的第一年里
你的身影渐渐淡出我的世界
小孩子的没心没肺总是无敌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
当同学们都在忙着处对象的时候
我只会为了玩而玩
为了乐而乐
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感谢 沉小莫 的投稿~

赞 (1)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