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十年的老友

熄灭了宿舍的灯光,时针刚刚过了十二点,我打开手机上的音乐播放器,插上耳机,呆呆的坐在屏幕微亮的电脑面前,沉思着 亲爱的你,有好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后来我做了一个决定,一切应该从头开始。
一切从头开始,就像时光倒流,我们会从十年前的那个夏天开始。

转眼我们已是相识十年的老友,年仅20岁的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个十年我们一起去度过。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五年级的时候。那时候碰到我们村那小学因为人少要拆迁,为了就近,就转到了你所在的学校,那时候因为住的稍微有点远,农村交通也不方便,然而每天走回去更是没什么可能,所以年仅十岁的我便过上了留校住宿的命运。虽然年纪小,不习惯,但是也想不出任何办法。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让我过早的独立,性格不同于其他独生子女的傲娇。

不知道那时候我们究竟学了些什么,也忘记了那时候老师严不严厉。只知道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六年级的时候,教室旁边是一个大的养鱼池,周围都有高高的围墙,然而说高也是相对于那时的我们。说是养鱼池,倒不如说是个垃圾池,因为里面沉积了很多的零食袋,水也是浑浊的。但是每天早上都会有鱼冒头,而我们便喜欢趴在围墙上看水里的鱼游来游去。

其实那时候我跟你并不是那么的熟,因为我们毕竟是别的学校转过来的,经常在一起玩的都是跟我一起转过去的同学们。那时候我们仅仅只是一个班上相识的同学。

那个时候,生活很检点,一个星期回一次家,拿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毕竟年纪小,喜欢买各种零食,各种小玩具。有时候一个星期生活费不知不觉就花光了。正因为这样,发生了一件至今我也记忆犹新的事。 就因为弄坏R同学的一支笔,当时没钱配给她、R同学说了些略带侮辱性的言辞,我觉得很伤自尊,毕竟那时年少。我跟R同学也就因为这小事关系从此就僵了。虽然只是小事,但到现在也难以忘却,可能是那时候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些小创伤吧。 直到现在,我的至尊心也异常的强。

每天上课,下午课余时间还可以在教室看电视,那时也是相当奢侈的,课间打打篮球乒乓球,躺在草坪的操场是沐浴着阳光,还有那时候男孩子都痴迷的打玻璃球。伴随着悠闲快乐的日子,我们也就毕了业。

现在偶尔在家看那时的毕业照。嘴角总是会不经意露出一丝微笑,看着那时稚嫩的我们,那天真无邪的笑脸,还有那些纯真的友谊。到现在,除了跟你们没有变质的友谊,其它的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这样我们上了初中,初一我们便分了6个班,我在六班,你在三班。我们一起去的朋友都分在了不同的班上,不过我们却交了不少新朋友。

那是08年,那年的冬天,很冷,下了一场49年从未有过的大雪,让人欢喜让人忧。

我本是很喜欢下雪的,整个城市银装素裹。虽说给人带去不少灾难,但我想更多的应该是给所有人留下了难以忘却的回忆吧。

初二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了,我清晰的记得,你就是我的初恋。那时候很懵懂,甚至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懂。只是在电视里看的些情情爱爱,我也不曾记得我们究竟在怎么在一起的,好像是你递给我的情书,当时想也没想便也答应了。

开始每天期待着你的出现,下意识在人群中寻找你的身影,看你在和谁说话,谁又在逗你笑了。甚至有时候会在心里默念你的名字,我很吃惊,爱情竟有如此魔力,它是甜蜜,苦涩,哀伤和痛苦的代名词。

记得有一次,在下课的间隙,我站在门外,望着门口那片树林,然后你走了过来问我在看什么,我只是应了句,没什么阿。我还想说点什么,或者别的什么,但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那些树,然后过一会你便走开了。

从那时候一直到毕业,我们一直没有被分到一个班上,我们之间始终隔着一堵或者几堵墙的距离,不远,也不近。

我们在一起没有牵手,更没有亲吻。就像是草草体验了下两个人在一起是何感觉。 我确信那时候我的内心被击中了一下,某种东西苏醒了,就像万物迎来春天一般,但那时我并不知道它的重要性。

我相信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这种“击中”感觉,有的人只有一次,有的人则有多次。我应该算是后者吧,但是我仍可以感受那次悸动的回想,它在记忆的洪流中存留下来,被冲刷的更加纯粹。

我们草草在一起然而也同样是草草收场,在一起没多久便分开了。你就像一个导演,至少在那一段时间,你一直是我生活的导演。

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一个深情的混蛋。

十三四岁的时候,也正值叛逆期吧,那时候很调皮,各种欺压同学,各种打架,为此还差点被送去公安局,虽然没去,但最后也落下一个大过处分。那天当着全校的面念检讨的时候,底下无数双眼睛,我却不敢与任何一个人对视。

想想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年少轻狂吧。做事从不顾忌后果。也从没有过任何压力。

初三那时,我们便一直没有说过话,形同陌路一般。安静得过着自己的生活。 然而也是那时候,学会了抽烟,打牌,通宵上网,还有游戏厅。现在想想,为什么那时候那么小都那么堕落。正当都认为我要越陷越深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厌倦了,从那种生活中逃离出来。我的生活突然空了很多,但是我尝试用一些东西来填补它。

当然,这不是因为你变成那样的。 因为你说分手的时候我心里也没有一丝惋惜,因为根本不懂。毕竟我们那不是爱情,如同过家家一样。

因为调皮,学习也一落千丈,上课从没听过,到了中考的时候,后悔也全都晚了。毕竟是决定命运的考试,我还是认认真真做完了所有试题。考完便觉得解放了。那年夏天,从未有过的放松。

成绩出来了,并没有自己期望的奇迹。是的,没有考上高中。但是离我们那得2中,只差仅仅两分,很失望。为什么不能稍微努力一点点呢。 后悔肯定是没用的。

我们那得高中差一分两分是可以出钱上的,差一分好像是一万八,两分是两万多。当时家里还是执意要出钱要我去上,不过还是被我拒绝了。我知道就算去了,也一样一无是处。而且毕竟家里也不富裕,两万多对那时候还是一笔不小的钱。

刚开始心里确实久久不能平静,连高中都上不了,以后自己该怎么办。但是没过几天便也想开了,条条大路通罗马。而且我那些好朋友们,也都没有考上。其实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有人常说,上帝对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帮你打开另一扇门。

那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暑假,妈妈在家里陪我。她还是相当善解人意的,总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虽然有时候觉得她有点把我管得太严,其实,都是爱我得表现。考砸了,妈妈知道我心情不好,便说带我出去走一走,那也算是一次跟妈妈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我们去了武汉,然后到了湖南,最后还去了福建和广州。那时是第一次走出家乡,感觉外面的一切都是新鲜的。跟妈妈在一起也很开心。

出去了半个多月,回来便想着接下来要上什么学校。

那时候,有人多的职高技校来招生,五花八门,什么样的学校都有,我想,这可能也就是我们的命运吧。而有些朋友,便干脆放弃了,那么小就找工作去打工了。

我们七八个玩的好的,商量好去H市的一所技校。最后没出什么意外,说去的,都没有食言。

开学季,我们都去报名了,由于离家比较远,回家还要做长途汽车。所以我们住在学校,一个月才会回家一次,妈妈给我报完名,便依依不舍的走了。

我清晰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下午我们好奇和两个朋友跑到H市的市中心却下起了雨,我们没有带伞也没有去买。那天在大雨中穿梭,感觉特别痛快。

那个学校很大,大到刚开始去还有不少人迷路。人也是特别的多,人一多肯定就会很杂。 很多人来自不同省会不同城市。人杂就容易乱,所以那学校打架闹事非常多,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而我们也像是长大了,再也没有去闹事打架。

我们几个选了机械工程系,而你和另外两个女孩子选的是经贸旅游系。虽然不是同一个系,但是却在同一栋楼。那栋楼建造很奇特。从正面看有4层,而从背面看却有五层。我们在四楼,你们在一楼。我们的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从这个时候慢慢密切起来。

我们一起有七个,有6从小学就认识了。还有一个是初中认识的。四个男孩 三个女孩儿。也都算是发小吧。K是我表哥,从小玩到大,大我一岁,跟我一届的。B是刚上小学就认识了。L跟J也是。S则是在初中认识的。因为在陌生的环境,周围都是陌生的人,所以我们几个会经常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去买零食,一起来学校,一起回家。到第二学期,你跟J索性转到我们系我们班。L没有转过来,在那待了大半年,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她没有转过来的想法,然而我们也没有提起。

每次回家,我们总在在一起。每次都是坐一段公交车,然后七个人走过一个大桥,然后再坐一段时间的公车,再转车,便能回去,虽然是很麻烦,但是便宜。而且我们在一起,也相当开心。那时候一起走大桥的画面,已经呈现出一张张画面深深地映在我脑海里。

L的大大咧咧,刀子嘴豆腐心。J的任性和臭脾气。S的幽默,K的闷骚,B的羞涩,还有你的撒娇和可爱。

记得那次带一个女孩子来学校,晚上带不进去宿舍,打电话给宿舍已经睡着的K和S 二话不说都跑下来帮我把全栋宿舍的电闸全部关了吗。我便能趁机进去。想想真是胆大。

太多的回忆。
你们还记得斜坡那里的那家烧烤店吗。冬天每次下课,都会去买点烧烤,或是端一杯咖啡。那是多么的惬意、还记得曾一起挥洒汗水的篮球场吗。那时我们最喜欢的女生宿舍那里的篮球场。还记得那次翻墙出去K的手被玻璃划了要B给他撒尿吗。还记得儿童公园那家溜冰场吗,还记得每次下课都去超市买零食吗。还记得那些食堂吗,还记得下课了去学校网吧抢机子吗,还记得一起看的谢文东吗。。

还记得学校后山吗,还记得河西操场吗,还记得职高那边有家奶茶店有面心愿墙吗。还记得过生日一起去喝得烂醉吗,还记得半夜翻墙出去通宵吗,还记得深夜一群人在马路嬉戏吗,还记得周末一起去公园散步吗,还记得每个月刚来就去市中心买各种东西吗。还记得校门口那些黑面包车吗,还记得那里那家小面馆吗,还记得那家农业银行吗,哪记得学校旁边那两家黑网吧吗,还记得那条坎坷灰扑扑的公路吗。还记得我们7个人最后一次在S家相聚吗? 都还记得吗。。我眼角已经泛起泪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

这些都回不去了,不过会成为我们永恒的回忆。
直到现在,四年了,都也变得忙碌起来,都忙着各自的事,再也没有机会一起走过大桥。我独自也曾去寻找过当年的记忆,但找到的全都是回忆。

虽然现在各奔东西,虽然有的久久不曾联系。虽然一切都已改变。但一直不变的,是我们七个多年的友谊。
即使平时少了嘘寒问暖,但我们并不会因此而变得陌生。但愿你们一切都好。

– 致亲爱的老友。

感谢 陈凌 的投稿~

赞 (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