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处一片墓地,每日看着不同的人往来,哭泣

我地处一片墓地,每日看着不同的人往来,哭泣。他们通常都坚持不了多久,一两年后我就不会再看到他们的身影。后来总有一个黑发的年轻人来看我,什么也不带,就在我的墓碑前一站好几天,不说话。我总觉得他很眼熟,可我死了太久,记不得了,我看了看自己碑上的名字,好像是吴邪。

赞 (25)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