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

夜的幕布,轻轻地附在被夕阳的余辉照的发红的“薄纱”上。一轮明月像个踌躇的孩子,不愿向前,不忍退后,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猛地抬起头来,却又不知道因为什么缘由在沉默了一阵子之后继续埋下头,隐藏在云后面。夜晚的星空异常的美,他们孤独地在夜空中绽放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份温馨,他们看起来各不相干是一个个在浩瀚宇宙中孤独的个体,可是他们肯定有属于他们的伴侣,虽然他们不一定能相互理解,但是至少默默地相互厮守还是够的。

几十亿年的多少次擦肩而过,或许那个时候他们还不认识彼此,更有可能她都还没有诞生呢,他在混沌的空间里一点、一点把周围的尘埃拼成自己的形状,把一颗最火热的内核放到最深处作为心脏。在纷扰的宇宙中或许他就只能默默无闻的绕着轨道划出奥妙的轨迹,或者是像一颗流星漂泊在繁星闪烁的夜空中,不论怎样他只是被繁华的星系所吸引,他年少,他轻狂,他狂放不羁,他不懂,他不懂很多东西。

他一直停留在原地,向着中心那个燃烧起来的火球“舞娘”抛个媚眼,吹声口哨,她或许就在这期间慢慢的沿着他的踪迹开始塑造自己,她也许很崇拜他把他当做自己的一切,她默默地被他一步一步的吸引,她迫不及待的捧着自己火热的心,带着不太成熟的外形扑到了他的怀里,随着一声响声,他们似乎是拥抱了,可是也好像是死亡的拥抱,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你独特的香气是我追寻爱你的线索,但我最浓烈的爱只能用死亡来演绎。”

她用死亡,诠释了什么叫做爱,可惜的是他似乎并不领情,死亡的拥抱,使他身上所有的生气都消失了,唯有很多腐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她却为了这个渺茫的目的丧失了性命。他慢慢的收拾一片的残垣断壁,他孤独且自卑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残留着的一点心脏慢慢的飘着,随着她先前的疯狂留在了那个固定的轨道上,不前去打扰他,不离开忘记他,就只是静静地在守候,默默的观望,看他在自己的世界里痛苦,抓狂,看他一个人用各种各样的东西折磨自己。她模模糊糊的记着他的轮廓,他也从未理解她亿年来的折磨。

他还在原地,她也没有走。他叫地球,她?你应该能知道!

感谢 Edmund 的投稿~

赞 (11)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