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地铁,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大概就是车厢内恰好有一个自己喜欢类型的妹子

挤地铁,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大概就是车厢内恰好有一个自己喜欢类型的妹子。只是一直以来我都是把自己当做《You are beautiful》中男主角的姿态来过,所以我也只是偶尔在读书间或偷瞄几眼,幻想着姑娘如果与我同站下车,那果断去搭讪。结果同站下车的姑娘寥寥无几,而至于搭讪?从未实现过I will never see her again。

国贸的换乘通常让人绝望,那走不到尽头的换乘,拥挤的人群,一度让很多人宁愿选择公交车也不换乘国贸,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最终他们来了,他们袭击的地方就是国贸地铁。

往常一样,我脸贴着车门,勉强占了一席之地。不是所有没有韭菜味的地铁就是好地铁,夏天的各种味道一样杀伤力可观。好在旁边的妹子秀色可餐。终于挤到了国贸站,我被和妹子一同被人流推出,妹子根基不稳加上高跟鞋根实在略高,于是很不幸的被挤到在地。这分明是梦中才可能出现的机会啊,于是我立马冲过去欲将妹子扶起,哎呀,之后要电话要微信不是轻而易举的嘛,我暗自臭美,却听到不远处的惨叫。随即更猛烈的人流朝着我们的方向冲来,事实证明人多就是力量大,以我190斤的体重依然被撞翻在地,我尴尬的回头看妹子,却见妹子已经懵在当场,我感觉自己摔翻在地不会给妹子这么大的震撼,索性回头|——已有很多人倒在血泊之中,他们还是来了,看着这自从昆明事件开始就被我脑补过无数次的画面真实呈现的时候,仍然让我数秒内停止了思考,我转身拉起妹子便往楼梯口跑,却没想到如此张扬的英雄救美场景被狠狠的吸引的暴徒,只听他唧唧哇哇些听不懂的语言朝我们冲过来,在我们即将跑到电梯口时我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脚步临近,我随机一把将妹子甩到电梯上大喊,“快跑”,自己用胳膊交叉状挡住头。胳膊一阵冰凉,当时没想多,只是觉得自己大概要与那些帅气的T恤衫说再见了。一声枪响,暴徒倒地,又是一声“快跑”,只是这次不是我说的,一名持枪的年轻警察出现了刚才暴徒站的位置,从他的紧张程度看,他对于手中枪的熟悉程度大概与和我得熟悉程度差不多。随即几秒后我在狂奔10米后再回头时,他已经被众多暴徒砍倒在地。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但是为了活命我还得我一边哭一边跑,这样平常只是数秒钟就能够滚到上层的电梯居然如此漫长,尽管我还在上面撒开了跑,依然感觉永远跑不到尽头。就在我马上爬到电梯头的时候,旁边跑过了很多持微冲的武警,再之后的密集的枪声我已经不敢回头看。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掉了下来,随即右胳膊开始钻心的疼。一直以来习惯用右手刷卡出站,结果右手无论怎样都不听使唤,最后还是地铁工作人员帮我刷了出去。继续跌跌撞撞的往上爬,只希望地铁口有我期待的貌美的护士,结果终于爬上台阶后却发现除了像我一样肉体挂彩的就是懵在当场不知所为的精神挂彩者。也看到瘫倒在角落的妹子,她显然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好不容易她发现了我,正要起身走过来,我心想着要微信要电话的梦想终于要实现的时候却被两个彪悍健壮的男护士,对没错就是男护士,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不和谐的职业存在强制扛上担架抬上救护车,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

我隔着救护车的玻璃看到妹子惊慌的表情,我招左手,笑笑,最终我还是没有要到她的联系方式。I will never see her again。

写在之后——事实上昨天国贸地铁根本没有什么恐怖袭击,只是乘客打架,只是有人喊了那么一嗓子……只是希望这样的故事永远不要发生,只要这样就好。

感谢 郭小胖半滩肉 的投稿~

赞 (3)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