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黄色长衫少年身下的枣红马不知怎的突然发狂

鹅黄色长衫少年身下的枣红马不知怎的突然发狂,在市集中疯了似的乱撞,手中的缰绳也险些握不住,他在马背上颠地咬了舌头。那男人一袭白衣手握玉萧从酒馆二楼飞身而下跳到他的马背上,说也奇怪,刚刚还疯了似的马儿在那男人的安抚下渐渐温顺,他刚刚想转头道谢,刚刚被咬到的舌头怎么也不肯听话,还流了一嘴的血。男人被吓坏了,眼前的少年楞楞地看着自己,唇角带血,似乎还是个哑巴?男人赶紧策马向医馆奔去,垫付了药费男人转身要走,便被少年勾住衣角。看着少年泪眼迷蒙眼角带红的模样,男人突然觉得,少年那勾住的哪是自己的衣角呀,明明是自己的魂啊。

感谢 阿兮兮 的投稿~

赞 (16)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