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故

『何故如此。』
『不为何故,只为巩固皇权。』
『何故……』
…………
堕狱,何苦?无尽的黑暗,幸福和死亡一样遥远,循着熟悉的路,相较以往几次,这次不会再落泪。
『何必执著?』
『不是执著,只是痴心妄想。』
太过熟悉的命运,一世一世的轮回,今生才看透,如此恋,四字也——痴心妄想。
『那……好吧,殿中韩隐,堕世轮回,直至悔悟。』
『谢……』
这莫不是对她韩隐最好的照顾?伴他生生世世,虽然……呵,虽然他们在重复着同样的命运,同样的开始与结局,同样的……痴心妄想。
…………

『阿隐,小墨长大后会娶你哦!』
这幼稚的话语呐,真是好笑。自己也很好笑,——明知日后的结果,明知呢,还是愿意相信你。因为啊,只要利用我就好了,只要你一句谎话你爱我,我就会为了你做一切。只要这样不就好了吗?为何定要揭穿此谎言。
南诩二十八年。
『阿隐做小墨的弟媳妇好吗?』
还是那些年一起玩时的称呼,只是寻不到旧意。
『不好。』
不想有过多的话语掩饰,只是想再看看那琥珀色的眸子。你很不听话呢……故意避开了……
『阿隐要知道这是命令不是请求!』
你还是以往的样子——很容易生气呢。
『何故如此?』
明明知道你要说什么呢,还是犯贱的希望你说出其他的话。
『不为何故,只为巩固皇权。』
希望而已……

『何故定是我。』
因为啊……你自己不是知道吗?还是不死心抱有希望吗?
『不为何故,只为小墨不想再看见阿隐,阿隐好烦。』
『是吗?是吧。』
过多的话语都不过是废话,很好,又是一次北城别……又是一次雪漫过了眉头……只不过没有再回头,只不过没有再看见琥珀色的眸……留下了什么,唯留白影一抹……
城墙上有人为她祈祷。
『愿阿隐一生幸福、平安。』
轻轻的咳嗽,白帕留下了……一抹绯红……
———The end———

感谢 忆君零 的投稿~

赞 (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