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以为,长大是一件多么令人大快人心的事情

在我小的时候 ,小的可以肆无忌惮说话的时候,我曾经以为,长大是一件多么令人大快人心的事情。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以和好多人交朋友,可以爱自己想爱的人。

直到今天,我终于如我所愿的长大成人,回过头来想想年幼时自己的想法,觉得甚是可笑。我也终于能理解饶雪漫为什么说成长是一种脉络清晰的疼痛。
初中的时候,可以跳墙上网吧,可以和老师顶嘴后还理直气壮的跑回家,可以在放学路上堵自己讨厌的男孩子教训他别再那么讨厌了,也可以在考试倒数时还高兴地告诉别人是自己不想考好而已。那时候觉得天空是蓝的,水是甜的,世界是美好的。那时候总觉得同桌是班里最帅的,那时候认为整天学习的好孩子是傻帽,那时候和妈妈要十块钱都会觉得很幸福,总要放学后在学校门口吃三块钱的宽粉汤。那时候见到喜欢的男孩子可以勇敢的告诉他,可以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不管他家境是否优越,成绩是否优秀。那时候可以看各种矫情的小说,然后伤感的哭红了眼眶。

可是,不知不觉,我们都渐渐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敏感多疑,变得患得患失。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其实我也讨厌自己这样无始无终的不安。再也没有哪一本小说可以让我潸然泪下,吃宽粉汤的时候再也不会有强烈的满足感,遇到心爱的男孩子时再也没有勇气说出一句话。我不知道是我的不勇敢,还是时间终于把我们打磨成一颗无坚不摧的圆石。我想我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桀骜不驯的活着。开始的时候总以为是好的,我以为我按部就班的生活就是对生命最好的诠释,我以为我乖乖的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可以变成喜欢的那样。我以为我最最开心的就是取得好的分数,可是当我如愿的考入大学,我才突然明白,其实我怀念的还是那段张扬的时光,至少那时候的心灵是明净的。
每个人看似是自由的,其实无形中都被很多条件束缚着。就像《大话西游》,至尊宝最终也没有跟紫霞仙子在一起,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如果自己硬要在一起,会牵连身边的很多人,我们都还没有自私到要牺牲他们来成全我们。
就像董老师说的那样,年轻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说走就走的旅行,等稍微长大了,才发现自己只是想想而已,不是没有条件,而是被很多东西束缚着。我们能做的就是失望的怀揣梦想,且行且珍惜。
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梦里都是初中陪我逃课打架上网吧的小伙伴,昏黄的光线里,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庞,有一种气若游丝的疼痛在空气里游荡。我现在开始怀念往日声名狼藉的时光。我们一起在夜里走动的样子让我感动,那时候心里装着的只有快乐,快乐单纯以及无以复加,在向日葵热烈开放的青春里。
只愿岁月静好,温和如初。

感谢 小娃娃 的投稿~

赞 (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