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紧握一纸休书,定要修了府中那疯妇

凯旋,万人朝拜。他紧握一纸休书,定要修了府中那疯妇。少时,至府邸。其弟从旁问道:“兄长此举定会落下抛弃糟糠之骂名。还需慎重对之。” 将军不顾劝告,将疯妇一纸休书驱出将军府。三月后,将军府被陷,满门抄斩。刽子手手起刀落前,他只一笑。[只要她能活着,死又算得了什么?]

赞 (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