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是油尽灯枯

    她,已是油尽灯枯。

  他跪在她的病榻前,紧紧攥着她的衣袖,脆弱的像个孩子。
她看着窗外的醉芙蓉,平静而淡然。
“你猜的没错,我的确不是哑巴,可是,从你灭我满门的那一夜,我就不愿说话了。”
他浑身一僵,显然惊到了。
她哧了一声。
“你用绳子吊住我的胳膊,悬我于断崖上,我忍住不叫,残了一臂,亦生生赔上十年寿;你让我待在蛇窟里,封了出口,又何曾知我最是惧蛇,这又搭上了半身精血,喂了那畜生;还有,还有?我意识有点不清了呢。”
“求你,别说了,求你,求你。”他呜咽着,几乎伏在地上。
她偏过头来,还能模糊着瞧见他。
“你无需如此愧疚,往日里,你也有待我好时,那醉芙蓉还是你为我栽的呢。可你终究无法眼见着我毁了你这着实可恶的家族,这有什么办法呢,我就只好毁了你,你这一生最不该的是爱上了我这个恶毒的女人。”
他磨蹭着她的掌心,可她已感觉不到了。
他把她葬在醉芙蓉下,断了一臂,洒了半身精血。
来年,醉芙蓉开出了血色艳花,不知何时发的一株青藤与其紧紧纠缠着。

    感谢 暮雨 的投稿~

赞 (14)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