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卫河,X校被报送来的

”设计编辑:卫河”当我从某杂志的封面看到这一行字时,木讷了很久,我想这一定是他。这也是高考后第一次看到他的名字吧。

高一开学第一天, “我叫卫河,X校被报送来的”,“我叫肖任利,利益的利,E校的保送生。”。。。显然,我们的班主任对我们的自我介绍颇为满意。他满脸胡茬,嘴角上扬,似笑非笑的挺着啤酒肚叉着腰说:“我也不用瞒你们啥的,你们都是各学校的精英自然咱们班是本年级实验班,话我也不多说了,你们应该都懂。”顿了顿,就开始自顾自的叉着腰 满教室转悠。

胡茬老头对我们班的袒护甚至有些过分,当然,并不是因为他是班主任,而是他认为只有我们班能考上大学上高校,其他班都是陪衬,更不用说特长班了。他是年级主任,又是教政治的,按学校安排,他必须教一个实验班,一个普通班,一个特长班。所以,每次去特长班,他免不了的冷嘲热讽。

高二那年,政治开始学习哲学。班长卫河就由年级第一开始往下滑。为此胡茬老头总找他谈话。当然,身为他的好朋友副班长又是年级第二,自然也就肩负了开导他的义务。记得那时我俩没事就混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俩是情侣了,每次都是开头我开导他结果最后他给我讲有趣的事逗得我笑的咯咯的。他给我讲胡茬老头语重心长跟他说那么多时再看他那担忧的表情真想跟他说你讲的哲学我不知道为啥就是不懂。但是每当他挠的他那胡茬沙沙响的时候我就啥也不想说了。。

高二会考前两三天,我去了卫河家。他妈看见我显得很激动,觉得我的到来能够拯救卫河,让他重回第一。可卫妈妈不知道的是要能救之前我跟胡茬老头早就救了,我又何必跑一趟呢。好吧,我承认,我还是想再试一次。

那天我们谈了特别多,当然只有我俩,他妈若在他是不可能吐心声的,我把他这种行为理解为。。 害羞?我们从他学习下滑不能怨哲学讨论到胡渣老头,再讨论到第一次见胡渣老头他那邋遢缺霸气的外表,再讨论到第一次见的时候我们的自我介绍,他说看得我的外表很清新可爱,结果一张嘴气势吓倒人,难怪我会是班长虽然是副的。然后他又问我取的名字怎么这么怪,我一脸不屑地说:“我爸姓肖,我妈姓任,肖任利这个名字真正含义是‘别人的利益’我是为正义而生!“听完他笑的东倒西歪的。临走前,我们聊了胡茬老头鄙视特长班的事,我很不满地说:”特长班才好了,有自己的特长,饿不死。“他沉默了一会说:”我就想去特长班。”我嘲笑他,“可是你 是实验班的人呀,好班长”他浅浅一笑没说话。

等我从他家出来时,天都黑了,那是我看看天叹口气心想这次谈话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以前的他。但是,如果我提前知道以后的事,我想我一定不会提特长班的半个字,但是这世上不买后悔药。

会考后就是假期,我和卫河算是断了联系,我也没有主动联系他,原因是我不想他跟我提起会考,我知道没有全A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失败。

补课前一周的时候,我接到胡茬老头的电话,他有点咆哮的问我卫河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是因为他没拿全A,就没说话,结果胡茬老头接下来的一句话完全可以用噩耗来形容:卫河转去了特长班。

我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听得出胡茬老头不止生气这么简单,于是我就搪塞几句挂了电话就要去卫河家。在他家门口给他打电话,他声音轻松地说他在家让我进来。给我开门的是他妈,他妈没有上次的热情了,甚至显示出来厌烦,她老人家肯定觉得是会考前那次我教唆她宝贝儿子去的特长班。

我几乎是溜进他房间,低吼着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在凭他的成绩,考美院不成问题!他找到了他先要的找到了人生方向,我自己都说过我是为正义而生,我就应该祝福他不是么。我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都不对,梗的我眼泪快出来了。

总之,他是真去了特长班,而因为他总去艺术楼学画画,我俩即使在学校见面时间也是少之又少。胡茬老头对他是失望至极,我顺势成了正班长,也许是怕我又出什么妖蛾子,胡茬老头明显对我没有下那么多的精力。诶,我也不知道我是该替卫河高兴还是悲哀。

最后一次见到卫河,是高考后,看他满面春光就知道他考得不错,我们随便寒暄了几句就各忙各的了,他还是那句话:我找到了我想要的。作者:林煜坤地址: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永乐苑小区通讯方式:手机:13303419633QQ:943320422

赞 (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