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老人家见我在看书

地铁里,老人家见我在看书,便说,读书人,帮我看看,老眼花了,这字也潦草,我既看不清也看不懂。他递来一份医院证明,我看着,好像昨晚有一万条蚯蚓在这张纸上跳过迪斯科。我摇摇头说,抱歉老人家,每一个医院的每一个医生都属于单独一个文字体系,他们就靠这个吃饭,我实在看不懂,您这是什么证明啊?哦,我的尸检报告,老人说。@空肚皮

赞 (10)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