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黑花

耽美微小说

小花是个面热心冷的人,为了逼小花承认自己的心

gxdxw 发布于 2015-11-20

小花是个面热心冷的人,为了逼小花承认自己的心,黑瞎子假意失手被道上狠角色挟持。“拿解家换这个男人,不然我砍死他。”小花一听就怒了,吼道:“有种你砍他试试?哟呵真敢砍!有胆子你再砍一刀?卧槽你真砍!有种你再来一刀试试……”黑瞎子,卒。

阅读(9361)赞 (213)

耽美微小说

在解雨臣心中,我一辈子也无法超过解家的地位

gxdxw 发布于 2015-11-17

在解雨臣心中,我一辈子也无法超过解家的地位,感情比起当家的原则微不足道,那又如何,我的小花把自己的排位更低。他爱我,超过自己。“话真多。”把玩着蝴蝶刀的花爷,尽可能笑得柔和的对某人抬抬下巴“再跪两小时,爷赏你今晚不睡客房。”瞎子猛抬头,墨镜边缘一闪“滚去睡车库。”

阅读(7705)赞 (110)

耽美微小说

臣觉得此处阴凉的很,虽说地方狭小了些

gxdxw 发布于 2015-11-13

“臣觉得此处阴凉的很,虽说地方狭小了些,但大可不必担心烈日暴晒或是阴雨连绵不断,的确是个冬暖夏凉遮风挡雨的好地方,若是在地上铺面上好竹席那想必真真儿是极好的。” “姓齐的你他妈再不从我车底下出来,我就开车碾过去了!”

阅读(8252)赞 (137)

耽美微小说

戏里,当着解语花;戏外,演着解当家

gxdxw 发布于 2015-10-30

戏里,当着解语花;戏外,演着解当家。戏里吟着西府海棠,少年无忧天涯傲踏;戏外披着喋血繁华,夜半算尽狠厉毒辣。明明演戏却唱尽原本眉目如画;明明真实却做尽人前绝决冷刹。戏里戏外无话,人前人后不仿。

阅读(5109)赞 (98)

耽美微小说

媳妇儿我给你说哑巴有的时候也甜的腻死人

gxdxw 发布于 2015-10-25

“媳妇儿我给你说哑巴有的时候也甜的腻死人”“哦?”“上次我和他们一起坐公交,他听到公交车上那句请带好随身物品下车就把吴邪拉着下车了”“那你以后别上公交了。”“为什么!难道你要用你的车带我?”“你想多了,公交车广播有一句请不要带有害有毒物品上车。”

阅读(5756)赞 (92)

耽美微小说

雨村难得的晴天,解语花在张起灵冻人的眼神下悠然自得的躺着

gxdxw 发布于 2015-10-23

雨村难得的晴天,解语花在张起灵冻人的眼神下悠然自得的躺着,张起灵专用躺椅上玩着他的俄罗斯方块,一串鲜红的糖葫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入他嘴里,黑瞎子笑着道:很甜的给你吃,花儿爷瞪了眼他伸手接过,刚想说些什么,边上传来凄惨的哭声:妈妈那个哥哥抢我的糖葫芦。

阅读(5146)赞 (62)

耽美微小说

解雨臣生日,黑瞎子给他送了一件衬衫

gxdxw 发布于 2015-09-27

解雨臣生日,黑瞎子给他送了一件衬衫。“你眼光挺不错嘛。”解雨臣站在试衣镜前一边欣赏自己一边说。“Prada量身定制,仅此一件。”黑瞎子回答。“是嘛?可是没见你问过我尺寸啊。”黑瞎子走上前,从身后环上解雨臣,低沉的嗓音带着暧昧的语气:“你全身上下的尺寸我都清楚。”

阅读(6636)赞 (129)

耽美微小说

解雨臣通过关系向解子扬要来了青铜树上的一根树枝

gxdxw 发布于 2015-09-19

解雨臣通过关系向解子扬要来了青铜树上的一根树枝,独自一人站在戏台上,观众席中空无一人。早已换上蓝青色戏装的解语花手中正握着那一节青铜树枝。轻踏步,甩袖,转身,提臂,婉转的戏腔便从红唇中缓缓流出。开满倾世桃花的眸子微眯,不让晶莹的泪水流出。眼角带着的魅比女子还要迷惑人心。最后一个转...

阅读(3689)赞 (41)

耽美微小说

晚上两人熬了锅鸡丝玉米粥,就着清淡小菜简单吃过

gxdxw 发布于 2015-09-10

晚上两人熬了锅鸡丝玉米粥,就着清淡小菜简单吃过,又一人抱一杯正山小种看电视,赝足非常。解雨臣披了件戏袍去院子里吊嗓子,没唱几句就见黑瞎子背对着他走到面前,动作夸张地转过身。“什么鬼?” 黑瞎子扬扬下巴:“为你转身。”解雨臣没绷住笑了,一甩水袖直击他面门:“麻烦您再转回去。”

阅读(2608)赞 (21)

瓶邪微小说

吴邪站在观戏楼的最高层,倚着实木栏杆

gxdxw 发布于 2015-09-07

吴邪站在观戏楼的最高层,倚着实木栏杆,俯视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群.戏台上红妆倾城的戏子轻吟浅唱着贵妃醉酒,水袖流连,戏台下一黑衣男子看得津津有味,吊儿郎当的坐着.吴邪轻轻笑着,也罢,这也算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只是祝愿儿时玩伴终获良人,至于自己,总会等回那个人的.

阅读(2917)赞 (57)

耽美微小说

解雨臣看着这个微笑的男人走近自己

gxdxw 发布于 2015-08-25

猩红色的长袍在雪地里拖曳出不见血的痕迹,脚踩在雪地里的声音是普天下的呻吟。解雨臣看着这个微笑的男人走近自己,用裹着炉火气味的长袍圈住了自己。“愿主保佑你。”手指滑过解雨臣冻僵的脸颊,在他额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下一秒,却狠狠咬住了解雨臣发紫的唇。

阅读(2435)赞 (34)